陈初生:数码企业 可长期繁荣发展

取得永续发展是每个企业的目标。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企业家须采纳数码化行动,推动对收入和成本具积极影响的创新流程、产品和服务。

大公司明白这点,并有雄厚财力为内部研究与开发实验室和数码项目提供资金、雇用和争取市场上广受欢迎的科技专才,包括数据、人工智能和其他新科技领域专家。大公司也比中小企业更有能力承受失败。

不过,若因此觉得中小企业被排除在精英创新者的行列之外,并不正确。

根据2015年和2017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研究,许多中小企业采纳各种形式的创新——从产品、流程、市场营销、组织结构等不一而足。就算是小企业,即员工人数少于10人的企业,也能通过创新,达到高于大公司平均生产力水平的层级。

Grab、Shopback、Carousell和雷蛇(Razer)等起步公司成为数码化的标杆,并协助将新加坡和东南亚推向数码化的世界地图。

这些本土中小企业和企业家令我们引以为傲,但我们还能做得更好。

现在人与机器之间的相互联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正爆发的工业4.0革命范围不仅在制造业,而且还跨越供应链。借助先进的机器人技术、大数据、物联网和扩增实境,它有潜力冲击业务运营、收入和客户体验。

中小企业可从三方面开启数码化

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是大公司在引领数码化的进程。在中小型企业商会和新加坡微软公司的最新调查中,本地只有56%的中小企业表示已制定了数码化转型策略。

这个比率应更高,中小企业能从以下三方面启动数码化。

一、对合作创新持有开放心态

千万不要因为成本看似很高,就立即关闭数码化和创新的大门。如果内部研发团队和雇用专家对你来说太奢侈,那就到外部寻找潜在合作伙伴。当今互联世界的一大好处是,中小企业能参与更广泛的创新,但前提是它们必须愿意利用它。

拥有专业知识的大学和公共研究机构能与掌握商业知识的中小企业相辅相成。此外,从同一价值链上下游的企业或网络合作伙伴中,也能找到契机。中小企业不应害怕与更好或更成功的公司合作;与它们携手可能会让双方共同创造价值。

中小企业能通过好些平台来找到这些合作伙伴,交流思想并互相支持。例如企业奖,它不仅是一个与同行较量的平台,同时也能找到志趣相投的人合作。资信通讯媒体发展局的虚拟众筹开放式创新平台,也是寻觅合适专家的另一渠道。

二、投资人才领域

培养内部人才有助于将外部取得的公开创新知识与内部的流程或创新相结合。要吸纳所有外部知识,可能要进行大规模的内部劳动力升级,毕竟与大企业不同的是,中小企业可能需在过程中全员出动,才能在数码化转型中取得成功。

三、增量主义

中小企业应该考虑从小做起。数码化转型经常等同于颠覆目前做法,这对任何企业来说,尤其是起步较晚的中小企业来说,会望而却步。

中小企业最常面对的困难是员工抵制创新。尤其是创办已久、已建立了工作流程的企业,员工可能会觉得“如果没有坏,为什么要修?”这么看来,一开始就采纳数码化的新晋同行,可能就少了一个须克服的障碍。

比较可行的做法或是分阶段进行数码化转型。先选择一些需要最少改动、能快速进行的项目,如果可行,再继续进行下一步。这能鼓舞士气,累积起来就能构成数码化强而有力的文化基础。

这里的“快速”至关重要。若步伐太慢,增量主义可能会同数码化转型形成对立,竞争优势因而遭侵蚀。好比一个人要在向下的电动扶梯中往上走,逆流而上的做法,在快速转变的世界中并不容易。

尽管本地中小企业面对挑战,但我对它们充满信心。在2014年,我们的中小企业银行客户中,只有36%经常使用互联网和手机银行,到了2018年上半年,这个比率已增加到60%。我们相信数码客户比率能进一步增加到70%。

一旦认真进行,我们将看到本地中小企业开始蓬勃发展。工业4.0和目前颠覆科技格局的好处是,我们能接触到更多消费者、专业知识、全球市场等,竞争平台越来越公平。大家或许对眼下中小企业已获得的成就感到骄傲,但我认为,这远比不上未来的情况,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是华侨银行环球商业银行业务国际业务部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