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品牌价值知多少

上个星期,在凯利板上市的珍宝餐饮集团(Jumbo)宣布以210万元,收购国记云吞面的75%股权。换句话说,这个小贩的有形及无形资产估值达280万元。

在这之前,已从本地股市除牌的面包物语集团(BreadTalk)也以七位数的价格,收购实龙岗路上段的第一街潮州鱼汤。由于面包物语集团不再是上市公司而无须呈报这宗交易,因此具体的交易价不得而知。不过,据报道,摊主获得近200万元。

这两宗涉及小贩的百万元交易,让人联想起六年前的一宗类似买卖。

当时还在股市挂牌的爱捷特(Aztech)以400万元买下巴耶利峇上段的琪利烧腊店,引发热议。年过花甲的烧腊店老板夫妇以获利退休,更是羡煞旁人。遗憾的是,夫妇俩两年后因少报所得税而遭罚款33万元,并坐牢四个星期。

烧腊店的交易包括估值200万元的店屋资产,琪利品牌以及烧腊“秘方”的无形资产估值也是200万元。店屋属于有形资产,在估价方面有市场价格可参照。但是,小贩的品牌以及烹调秘方是无形资产,而且上市公司缺乏收购小贩生意的参照案例,因此小贩品牌的估价带有很大的主观性。

集团经营扩充餐饮品牌 收购小贩使业务多元化

根据珍宝集团向新加坡交易所的呈报,国记云吞面是在今年10月23日才注册成为私人公司。因此,国记云吞面没有财务报表,而珍宝集团也没有关于国记云吞面的账面价值或净资产价值的资料。

它指出,珍宝集团以210万元买下国记云吞面私人有限公司的75%股权,乃是你情我愿(willing-buyer willing-seller)经公平磋商后的协定。收购价考虑的因素包括国记云吞面现有的资产、品牌价值以及营业前景。

国记云吞面1985年在明辉大厦的劳明达美食广场开设档口,是一家老字号小贩。在2014年,明辉大厦拆除重建,国记云吞面搬到邻近的河南大厦。在2017年,国记云吞面的摊主们由于年事已高,决定结束营业。但是在2019年,国记云吞面在河南大厦后面福士路的一家咖啡店租下摊位,重新营业。它的有形资产有限,应该不是收购的主要考虑因素。

以辣椒螃蟹闻名的珍宝集团指出,收购国记云吞面让它能继续扩充餐饮的品牌,从而加强它在新加坡的市场占有率。其次,集团独家拥有国记云吞面的特许经营权(franchise),可在新加坡及海外寻找第三方加盟。此外,这项收购也将提高集团的收入以及现金流。

受冠病疫情以及病毒阻断措施的冲击,珍宝集团截至9月底的业绩转盈为亏,全年归属股东亏损达820万元。集团总裁兼执行董事黄建铭在业绩报告中指出,它将以优惠的价格配合居家用餐以及较年轻顾客群与较小家庭的需要,推出新的餐饮概念。同时,集团也将经营日常主食,以进军大众市场。

可为小贩提供退休机制 有助吸引年轻一代加入

从这个角度而言,国记云吞面的价值在于它使集团的收入更为多元化。目前,集团除了珍宝海鲜,还有黄亚细肉骨茶与醉花林品潮轩等多个品牌。与海鲜餐馆的堂食生意相比较,云吞面的价格较大众化,顾客流转速度较快,而且外卖较方便。

近年来,由于老龄化和缺乏接班人,小贩行业青黄不接,因此美食文化的传承成为国人关注的课题。国家环境局将在明年首季试行“小贩承前启后”计划,放宽小贩摊位的转让条例,以鼓励有意退出的小贩将手艺以及摊位传给新入行者。

相比之下,上市公司以高价收购小贩生意,为有意退休的小贩提供更具有吸引力的退出机制。同时,它们在收购小贩生意后以连锁店或特许经营的方式运作,并将小贩的品牌带到海外,实现并提高小贩品牌的价值。这将有助于吸引年轻的一代加入小贩行业。

目前,上市公司或大集团收购小贩的案例还不多。在众多小贩中,要获得收购方的青睐,除了名气之外,也靠点运气以及人气。爱捷特的老板文汉耀是琪利烧腊店的老顾客,自称对老味道情有独钟;面包物语的老板郭明忠据说是第一街潮州鱼汤的常客,而且与这家小贩的创办人来自同个乡村,两人都是“胶己人,拍死无相干”的潮州人;珍宝集团老板黄建铭则表示他爱好本地小贩的美食,并立志于推广新加坡的传统菜肴。

新加坡的美食行业是否会吹起集团收购小贩风,目前还不明朗。然而,疫情的冲击、小贩老龄化与后继无人的趋势,以及政府倡导的企业转型与退出机制,都为集团收购小贩提供有利的条件。当收购小贩成为市场常态后,小贩品牌的估值将有更多的参照案例,也更为客观。

从上述三个小贩收购的案例显示,目前小贩品牌的估值在200万元左右。对于原本已想退休的小贩而言,这个羡煞人的价码可说是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