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约2021年到期标新地失手 联华行农场或上诉

农粮局上周公布鹌鹑蛋农场竞标结果,不料拥有64年历史的联华行农场却失手未标到,而现有的农地租约又将在2021年到期,如今业者希望向当局上诉,延长租期多15年,否则农场将面临结业。

农粮局今年6月推出七幅农业用地供招标,租约为20年,其中有两幅作为鹌鹑蛋农场。当局上周公布竞标结果,鹌鹑蛋农场由Chi Agri Holding Pte Ltd和安安农业标下。由本地先驱农夫何成春在1954年创办的联华行农场没有成功标到农地。

联华行农场坐落在林厝港,现有的租约将在2021年12月到期。该农场占地2.7公顷,有20万只鹌鹑,每天可供应约2万4000颗鹌鹑蛋。

经营农场的是何成春的儿子何惠宾(52岁)及何惠经(70岁)。何惠经今早(12月27日)受访时告诉《新明日报》,他们接下来将会向当局陈情,除了希望能了解为何没有中标之外,也希望可以延续现有的租约多10至15年。

他猜测,农场没有中标的原因包括每日的产量不足,不过他强调,产量是很容易解决的问题,只要多投资在机器方面就可以增加产量。

他说,若当局不批准延期租约,而农场也没有标到新的农地,可能会面临结业的危机。

“据我所知,搬到新的农地的业者,当局有规定每日必须产出600箱的鹌鹑蛋,每一箱有120颗。”

农粮局发言人今早受询时表示,已收到何惠宾的上诉。

国人一年吃掉 3710万颗鹌鹑蛋

根据农粮局的数据,去年全国共吃了3710万颗鹌鹑蛋,相等于每人平均吃七颗。

在本地鹌鹑蛋的供应当中,约20%是从马来西亚进口。

农粮局:招标评估 多方考量

农粮局表示,当局依据业者生产力、创新及可持续能力、相关经验等作为评估。

农粮局发言人表示,当局收到所有投标者的申请书时,以上述的条件作为评估。

发言人说,未来的农场应该要有能够以最有效方式善用空间和资源,并减少人力的使用,成为高效率的农场。

Chi Agri或有意退出

据《今日报》报道,Chi Agri目前每日生产1万8000颗鹌鹑蛋,不过有消息指,公司或考虑退出。

一名公司的职员透露,当初投标时,并没有预料安安农业会成功标下。

“Chi Agri可运用安安农业的鸡蛋分销网络,但如今成功标下,这在‘商业决策’上没有道理。”

安安不接受合作建议

不会接受与其他农场合作的建议。

成功标到农地的安安农场目前只生产鸡蛋,总裁马琼就早前表示,有意和何惠宾合作,运用联华行农场的专业技术。

对此,何惠经表示,不会接受与其他农场合作的建议。

本地先驱农夫 引进家禽养殖技术

何成春是本地先驱农夫之一,他在50年代引进家禽养殖技术,在1954年创办联华行农场,推动本地家禽养殖的改革。

据《新明日报》之前报道,何成春在今年8月11日下午在医院逝世,享年96岁。

他的儿子何惠宾当时受访时透露:“虽然父亲已年迈,但依旧坚持每天到农场亲自监督运作,前天也和平常一样,但到了午餐时间却没有出来吃,我去休息室查看,发现他喉咙卡痰,呼吸已不顺畅,赶紧电召救护车。”

何惠宾说,父亲当年接手祖父留下的牛车水杂货店,后来认为日子过得不精彩而决定停业。

“过后,他决定到日本学习家禽养殖技术,并将这个技术带回本地,向农夫们推广。这些技术包括使用层架式家禽饲养笼和分批饲养家禽的概念。有些农夫原本以为父亲在‘诅咒’他们的家禽,还用扫把驱赶他。”

“父亲也成立本地的家禽工会,是个有远见、想法超前、头脑动得很快的人。他常说会一直驻守农场,至到枯老为止,如今他不在身边,虽然深感不自在,但我仍会秉持他所教会我的坚持以恒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