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宝镇:商二代如何闯出春天?

采访中小企业新闻,碰过也采访过不少家族企业的第二代甚至第三第四代管理人,总能够深刻感受到他们的挑战和难处。

由于家族新一代管理人承传的是家业,于是有所谓“商二代”“商三代”的叫法。为了方便论述,这里统称他们为商二代。

有人会说,商二代家境优渥,从小锦衣玉食,受高深教育,有的甚至毕业自顶尖大学。他们接管的也是父母乃至更多家族成员打下的江山和建立的“王朝”,难在哪里?

我的同事在上周的中小企业专版, 写了一篇关于律师加入家族经营的餐馆生意,转当厨师的采访报道。不久前,我也在同个专版写了一篇关于商二代放弃“好莱坞梦”,毅然投入家族家具企业的文章。

其实,这样的故事过去一直在发生,未来也会继续重复。不难发现,商二代的第一难就是放弃自己的梦想和自己相对可掌握的前景。再来,加入家族企业后,他们最初的身份往往是“老板的儿子”或“老板的女儿”,而不是纯属于自己的身份。尽管员工可能不会当面这么称呼他们,但背后都会这么叫着。

身份成了千斤累赘

不是商二代的我们,或许想不到,并不是每个商二代都喜欢这样的称呼。因为,这往往意味着他们可能拥有某些“特权”,不论这些商二代是否“有料”,或具备经营生意的能力。

当然,若这些商二代要推行什么改革或新做法,往往也面对某些阻力。公司的元老和员工是否支持他们?会不会说他们仗着自己的身份,喝过几年洋墨水,对公司的一贯做法指指点点,甚至推行一些莫名其妙、一看就觉得行不通的所谓改革?

商二代的“大少爷”或“大小姐”的身份,一下子成了千斤重的累赘。或许,这些还是可以想象得到的阻力,那么千方百计“诱导”自己加入公司的父母又如何?父母经商数十年、历练无数,自然有自己一套打理生意的步骤和方法,而且都是实战经验,也有实际成果,不容怀疑。初出茅庐的商二代如何说服父母欣然接受自己的“理论”?

这当中的磨合过程自然是不容易。但不论这个过程如何艰辛,却有一个必要的条件,第一代必须逐渐“放权”甚至“放手”。跟一个商二代谈话,他无奈地表示,第一代的管理人把一切抓得很紧,虽然留学海外的他加入公司多年,仍然无法感觉绑手绑脚,无法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更不必说大展拳脚。如此“霸权”下的商二代,走的又是一条不一样的路。当然,如果家族生意的第一代不仅是父母,而还包括其他因素的话,要顾虑的因素或许更为复杂。

最近出席一个商二代的午餐聚会,有机会一口气同许多朝气蓬勃的商二代交流,了解了更多他们的想法。

席间有一名商二代提及家族公司的其他长辈亲戚同她的理念相左。面对这样的局面,她最终有自己的领悟,理解这些第一代管理人正处于同她不一样的人生阶段,因此尝试体谅他们的立场。

其实,第一代管理人拥有许多可贵的特质:刻苦耐劳、亲力亲为、克勤克俭、量入为出,说也说不完。而且,大多数第一代管理人也持开放态度,很愿望让商二代尝试,而且做法相当务实。他们并不会让自己的孩子直接“空降”担任要职。许多商二代尽管从小就有在公司帮忙的经验,但最初仍然会从底层做起,并尝试各类工作,之后才被安排管理职务。

危机是展现实力突破口

不过,商二代在第一代打下的稳健基础下参与管理,一般还是给人享受“祖先余荫”的感觉。真的要突破第一代人的成就,展示自己独当一面的才能,谈何容易?真正展现他们才华与实力的时机与突破口,或许正是在危机来临、公司面对生死关头的时候。

正所谓危机就是转机,而生于互联网和手机时代的商二代,其实正是可胜任和迎战当前时代挑战的一代。数码化、大数据、电商平台、人工智能、机器人科技等颠覆性科技与商业模式,一再挑战传统行业和既定思维。

作为熟悉和能够掌握科技趋势的商二代来说,在企业采纳和推行最新科技,并不像上一代是要或不要,甚至不是早或晚的问题,而是一开始就要有拥抱科技的思维与行动。

在同一个午餐聚会中,另一名商二代就谈到原本同上一代也有分歧,但公司几年前面对重大危机,使得公司不得不转型和数码化,才让他有了积极参与管理与主导改革的契机,而他的努力如今已看到成果。

危机真的是一个试金石。笔者也见过光芒万丈,但却在危机中“陨落”的商二代。

乍看之下,许多商二代生活奢华,长袖善舞,活跃于社交界;他们顶着世界级大学学历的光环,加上父母辈建立的丰功伟业,即使未做出成绩,已羡煞旁人。

然而,近年某个行业却因为面对经济周期和行业面对替代产品威胁的挑战,使得行业中的许多企业陷入巨大困境,债台高筑,甚至危在旦夕,随时可能清盘和关闭。

其实,不少这类企业其实已有许多看似优秀的商二代担任领导职位,为何一场危机就让它们如同承受致命一击,奄奄一息?

说到底,这些商二代并不缺乏资源和条件,哪里出错了呢?他们具备克服时代一切挑战的特质,并不能确保他们一定能把家族企业经营下去。

或许,是否有先见之明,预见一场危机的到来,最终还是要回到经商101的基础,没有任何身份能够取代这些稳扎稳打的基础。有了基础再加上克服挑战的眼光和行动力,才能确保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愿商二代最终都是能冲向大海洋的后浪,而不是潮水退下后留在沙滩上挣扎致死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