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行如隔山? 跨界创业经验谈

说商道事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每个行业都有不同的行规。离开自己所熟悉的行当,走上全新的道路,是否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

但也有一句话“隔行不隔理”,意思是做事的基本原则是一致的,如何领导团队和制定战略计划,其实可融会贯通。

本期《说商道事》邀请五名商界人士,分享他们转换跑道的经历和心得。

不弃不离撑起家业

陈恬芬

废物处理与再循环公司华与华私人有限公司(Wah & Hua)总经理,41岁

■ 新加坡固废管理及循环协会会长

■ 有“垃圾女王”和“环保皇后”称号

我在澳大利亚读的是会计学,毕业后在当地一家审计公司工作。有一天我父亲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接手他的垃圾处理公司。因为如果我不接手的话,公司可能就要关门了。

我那时从事了一年的会计行业,原本打算长期留居澳洲。面对父亲的恳求,我没法拒绝。

回到新加坡后,一开始我对这个状况难以接受,因为这两个行业天差地别。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去适应,想方设法去了解这个行业,激发自己的热忱,去爱这份工作。

刚加入公司时,因为经验不足,有些员工看不起我,对我抱有怀疑。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沮丧,我告诉自己要有骨气和士气。我努力学习,和他们一起学修车,与同事们并肩作战。当我想要改变一些做法时,员工有所排斥和抗拒,我就亲自向他们解释。例如有一次公司要采纳自动开关盖的科技,我多次鼓励员工尝试,告诉他们这是为了帮助他们更快更好地完成工作。

又例如,我最近更换了内部系统,原本要10个人完成的工作,现在只需三人就可完成。员工担心因此失去工作,我告诉他们:“这是提高效率,让你们可以做更高价值的工作。”

我的会计背景也很有用,账目管理和资金周转对中小企业来说尤其重要。从我2000年加入至今,公司的营收增长了四五倍。

为递送业者解痛点

张伟杰

物流科技公司Park N Parcel联合创办人,29岁

■ 当了三年股票经纪

■ 获选今年《福布斯》杂志 “亚洲30岁以下最具潜力的30名杰青”

我毕业后先是当股票经纪,但觉得这份工作只是为客户执行交易,增值空间不大。我在这行业结交了两个好朋友,与我志同道合,都希望创业。我们先是合资经营了一家给背包客的宿舍,12个月内便成功脱售并取得收益。

创办Park N Parcel的点子源于日常生活。我太太喜欢网购,但快递公司往往在办公时段送货,结果她总是收不到包裹。于是她请隔了三栋楼的一名邻居阿姨代收包裹。面对这种问题的绝不止她一人,至少九成的网购者都遇过这类困扰。我们由此得到了灵感,何不找更多人代人签收包裹?例如学生、退休人士、家庭主妇,还有购物商场的商铺、楼下的小店。

我们在2016年推出Park N Parcel平台,提供到府交付的服务方案。

刚起步时处处是挑战,日子与打工的岁月迥然不同,任何一刻都无法停歇。我得同时负责销售、人力资源、市场营销各方面,学习曲线陡峭。我们花了第一年的时间和物流业者沟通学习,到目前在新加坡已经拥有1600多个网点。公司目前与多家递送公司合作,协助它们避免折返送货上门的问题,提高他们的效率。

未来我希望能够加入风险创投领域,通过自己的创业经历来帮助更多起步公司。

退而不休再次出发

佘林发

星展集团(DBS)主席、前华联银行(OUB)总裁,72岁

■ 第一份工作是医药销售

■ 28岁当上花旗银行的文莱国家主管

2001年,我在银行业度过32年春秋后,决定从华联银行退休。那年我刚满55岁的退休年龄,并没有计划找下一份工作。

当时新加坡科技(Singapore Technologies)找我出任总裁,接替将加入淡马锡控股的何晶。新科技旗下拥有多家淡联公司,如新科工程、胜科工业和凯德集团。

我必须得非常认真地考虑这个机会。有朋友对我说:“别闹了,你只是个银行家。”新科是一家综合型企业,而我之前一直是从事银行业。不过,我的太太和女儿说:“为什么不呢?尝试一下这个新改变!”

在家人的支持和挑战之下,我硬着头皮接受了。事实证明,这是我做过的最好决定之一,让我走进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接触到国防、科技、铸造厂、造船厂和房地产等。我唯一可依赖的是在华联银行多年担任总裁的经验。

我觉得总裁的技能可适用于不同行业。幸运的是,事实确实如此,公司愿景、战略性思维、解决问题和人事管理,这些都是通用的技能。当然总裁还是要快速了解不同的行业,以便作出正确的决策。

我在新科任职三年,这是我人生中非常宝贵和有意思的一段经历。直到新科于2004年回归淡马锡后,我才退休,当时我58岁。

在新科的时光丰富了我的经历,让我在董事会能更好地做出贡献。管理银行的经验和广泛的行业知识相结合,让我能提供更高价值。我在新科的工作包括帮助许多公司重新定位和重组,我在处理棘手问题方面累积了丰富的经验,也更了解如何释出公司的潜力和价值,让公司更上一层楼。说到底,这是心态问题。接受一个自认为欠缺相关知识去胜任的职位,鼓起勇气应对这一挑战,是非常有意义的。

如果你有机会尝试新的东西,获取在新领域中的经验,不要犹豫,放手去做。你惊讶于发现自己有哪些潜能。

创投顾问变身时尚电商

费拉里奥(Michele Ferrario)

智能顾问投资平台Stashaway创办人,38岁

■ 服装电商平台Zalora前总裁

■ 不注重穿着的意大利人

我毕业后曾在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和一家意大利的私募基金公司Synergo工作。2012年初我加入德国互联网公司Rocket Internet,负责创立公司,包括生活家居电子商务公司WestWing,以及付款公司Payleven(现在已属英国付款公司SumUp)。

2012年11月我被派驻新加坡,担任东南亚时装电商平台Zalora的总裁。很有意思的是,总有人对我说:“你是意大利人,理所当然从事时装行业。” 说句实话,我对时装毫无兴趣。你看看我的穿着,就知道我一点都不讲究穿着。我对数字更有热忱。

在新加坡工作了四年后,我发现银行所提供的金融服务非常有限。我在两家银行开了户头,银行的关系经理照理说应该为我提出投资建议,但他们却只想把产品卖给我,如单位信托、结构化票据等。当时,我听说美国市场有智能投资顾问服务,于是我上网搜索“智能投资顾问服务新加坡”,什么都找不到。我想:“啊哈,这是个机会。”

我没当过投资组合经理,但我拥有金融服务业的背景。于是我物色了背景和专长能与我相辅相成的两名伙伴,在2016年设立了StashAway。

服装电商和智能投资服务,这两个领域看似不相关,但其实有相通之处,就是通过科技来提供出众的用户体验和客服支持,简化人们使用服务的过程。我在Zalora那时的角色,并不是采购时装。我负责率领团队,吸引和聘用最优秀的人才来经营公司,在StashAway也是如此。

携医疗救援团队起航

许宏威

远程医疗服务百医(WhiteCoat)
创办人,32岁

■ 小学一年级做第一笔生意

■ 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企业律师

我从小就认为自己将来会去做生意。我的第一笔生意是在小一的时候,当时同学们都对印有国旗的橡皮擦非常着迷。学校的贩卖部每块卖两毛钱,但如果买一盒的话,每块橡皮擦成本相当于五分。所以我就买了好几盒,再以每块一毛的价格卖出,赚了第一笔利润。

毕业后我在艾伦格禧律师事务所(Allen & Gledhill)工作,协助处理公司在企业并购方面的业务。

虽然没有从医背景,但我对远程医疗服务很有兴趣,我认为这个市场大有发展潜力。大约两年前,我在全职工作之余开始研究分析这个行业。

远程医疗服务结合了医疗保健和科技这两个领域,前者面对非常严格的监管,后者则瞬息万变,非常具挑战性。从医的姐姐给予我很大的帮助和指导。

之后我也意识到,若要全心投入创业,就必须辞去律师工作。我的前上司非常支持和鼓励我,当企业律师的经验为我培养了商业嗅觉。

公司于去年6月正式推出远程医疗服务的应用程序,现在已有120万名潜在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