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数码经济发展 将让小国超越幅员和地理限制

科技颠覆与全球贸易的快速阶段,需要每个国家重新思考如何协助人民和企业来适应。能召唤政治意愿和召集资源去这么做的国家,不仅经济将跑在前头,社会也会更有凝聚力。

贸工部长陈振声前晚在新加坡荷兰商会(ADB-DutchCham)主办的年度温斯敏奖(Winsemius Awards)晚宴上讲话时指出,科技颠覆与全球贸易这两股力量,也在造成许多无法召集资源和召唤政治意愿来协助人民去适应的国家,出现社会的分化。

“我们看到许多国家有这个情况,不论是中国、美国或甚至欧盟。一旦一个国家无法召集资源,协助人民适应全球化和迅速的科技转型新现实,他们将无可避免地面对碎裂化的政治,并且迅速失控……碎裂的政治中心进一步导致政府无法召集资源来帮助人民。”

陈振声重申数码经济的重要性,并指数码经济的发展将允许像我国这样的国家超越幅员和地理的限制。

“数码经济不是零和游戏,同传统经济资源有限、此消彼长的范式完全不同。在数码经济当中,我们可以把网络效应作为最佳典范,让更多人一起来创造更多价值。”

他也重申我国同荷兰的密切关系,建议两国进行多边和双边合作,并且呼吁两国新一代人加强沟通。

他指出,新加坡与荷兰面对相同挑战。基于这个原因,两国倾注资源与力量,确保国家能召集资源协助人民为未来掌握新技能,以及协助企业在数码转型和全球贸易的新世界中蓬勃发展。

新荷可以进行多边和双边合作。多边方面,两国各自与共有的利益,是持续维护和更新目前面对压力的全球贸易系统。

新荷两国都是小国,以贸易为命脉和世界为腹地,并把互联互通作为克服地理和幅员限制的策略。如今两国可以进行合作,在数码经济开辟新天地。

除了多边合作,新加坡也从许多方面从荷兰得到启发。两国面对相同挑战,直至今天双方仍有许多可合作的地方,包括填海、水务管理、环境可持续性和气候变化。

基于精密农业和先进,尽管荷兰国土面积相对不大,但却是全球第二大食品出口国,仅次于陆地比它大269倍的美国。亚洲接下来对食品安全和品质的需求将推动食品行业,我国因此可以向荷兰学习。

前晚的颁奖礼以荷兰已故经济专家温斯敏博士(Albert Winsemius)命名。温斯敏从1960年起担任新加坡经济顾问长达25年,对我国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也成为了新荷双边关系的重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