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莉明:延长年长员工“生产力寿命”也是政治选择

把劳动队伍老龄化视为机遇而非负担,并且制定一套独特且适用于我国的退休与重新雇佣机制,以延长年长员工的“生产力寿命”,让他们继续工作下去,不仅是新加坡政府勾勒出的经济和社会愿景,也是一项政治选择。

在政府近期采纳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对调高法定退休年龄、重新雇佣年龄,以及年长员工公积金缴交率的建议后,人力部长杨莉明昨天在新加坡经济学会晚宴上,进一步阐述小组在各项建议中对调高幅度与步伐等细节的考量。

她也解释小组对延长本地员工“生产力寿命”(productivity longevity)所制定的愿景,并回应此次坊间与学者提出的不同建议和质疑。

杨莉明引述数据指出,超过九成符合重新受雇资格的年长员工在达到现有62岁法定退休年龄时都会获得重雇,而2008年至2018年的10年间,55岁至64岁的本地居民员工甚至是更年长员工,就业率也都增加约10%。她认为,这显示新加坡的法定退休年龄与重新雇佣年龄模式,自制定以来带来成效,而且更可持续。

对她个人而言,这也凸显政府在设计能照顾到年长员工需求的人力政策时,既有经济考量,同时在做政治选择。

她说:“我们也为支持这样的选择进行资源分配,有时还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这么做,并不断调整我们的政策。”

杨莉明在演讲中提到人们对法定退休年龄的两个误解。首先,法定退休年龄为年长员工受雇提供法律保障,但一些人却误以为不设退休年龄,大家就能想工作多久就多久,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她忆述,1988年新加坡还未设法定退休年龄时,政府曾鼓励雇主自动将公司所定的退休年龄从55岁提高到60岁,但只有区区10%的企业这么做。

“鼓吹废除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一旦这么做,雇主的法律责任也将消失。我们就会倒退回1993年之前还没设退休年龄的时代。”

调高法定退休年龄 不代表一定得工作至65岁

李显龙总理是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接受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的建议。这包括到了2030年,把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2岁调高至65岁,并把重新雇佣年龄顶限从67岁推高至70岁。

杨莉明指出,一般人对调高法定退休年龄的第二个误解是,他们认为这意味着大家一定要工作到65岁,但新加坡与其他国家不同,公积金存款提取年龄并没有与退休年龄或重新雇佣年龄挂钩,国人仍然可以在55岁提取部分存款,并从65岁开始领取入息。

她也回应公积金缴交率在较年长员工过了60岁后为何要低于年轻员工缴交率的疑问。

对于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PS)之前建议完全划一60岁以上年长员工和年轻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杨莉明指出,这样做有显著风险,即便政府最后成功分阶段逐步调高年长公积金会员的缴交率,雇主对待70岁员工仍会与给60岁员工的待遇不同,要求划一缴交率不但不实际,还可能带来反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