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师放下专业 从兴趣出发闯荡花艺界

 

花卉再小,从未忘了回馈大地,顺应四季,承载文人的情志, 给予百姓生计。

 

世界最大的花卉交易中心——花荷鲜花拍卖市场每年的国际商业展营业额平均达46亿欧元。我国虽小,但根据统计数据, 2017年观赏植物产量一年也有1600万盆。

本系列的中小企业,或姹紫嫣红亮丽出众,或郁郁葱葱蓬勃灵动, 都少不了故事。毕竟,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

三年前,帕翠莎过着每天工作15小时的疯狂生活,在会计师事务所忙完一天后,回到家又马不停蹄开始第二职业——插花。

坚持近一年后,这名审计师终于决心辞职创业,开设花艺工作室Petite Fleur,成为一名全职花艺师。

Petite Fleur目前已有12名员工,帕翠莎(Patricia Tanuwijaya)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未来还打算将业务扩展到海外市场,例如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

今年28岁的帕翠莎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跨国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她从2015年底开始自学插花,并把插花作品照片发到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很快吸引了几百名粉丝,还有人询问她是否接订单。

受此鼓舞,帕翠莎2016年做起兼职花艺师。每天下班回家后,她还要插花到深夜,才能赶得及在第二天把花递送给客户。为了让作品尽善尽美,帕翠莎有时要忙到凌晨3时才睡。虽然每天睡眠时间仅有两三个小时,但她依然乐在其中。

帕翠莎感叹:“这是极艰难却又开心的一年。有这么多人喜欢我的作品,让我很有成就感。”不过,她也意识到这样的生活长期难以持续,必须在审计师和花艺师这两个身份中做出选择。

帕翠莎在理工学院和大学都主修金融,是否要为了个人爱好放弃学习了六年的专业,令她一度犹豫不决。但对于花艺的热爱最终让她决心踏出创业第一步,“如果现在不尝试,可能以后就不会再有这个机会。即便最后创业失败,我还是可以当回会计师,这是我说服自己的理由。”

开始创业后,帕翠莎的第一个工作室就设在家里。从网上接单、选购花材、插花再到送花,都一手包办。她笑着说:“我原本以为创业后会比较轻松,没想到工作时间甚至比原来上班时还长。”

兼职插花时,每天两三份订单都能让帕翠莎忙得不可开交。但若把插花作为全职工作,就需要更多顾客。为此,她开设花艺工作室网站,并学习如何在谷歌、面簿和Instagram上打广告,吸引更多顾客。

不断提升技能 呈现更理想作品

Petite Fleur的每日订单很快从两三份增至10多份。分身乏术的帕翠莎开始招聘员工,也在花卉供应商所在的工业大楼内租下单位,节省取花材的时间。她这才意识到,这份工作已经不是单靠个人兴趣维系,而是要背负更多责任感。

她说:“当我凭着兴趣插花时,我会尝试许多新鲜的想法,不断试错。但把花艺作为一门生意后,我就要努力避免犯错,为顾客呈现他们想要的产品。这也促使我不断改进工艺,从另一个层面提升作为花艺师的技能。”

过去两年,Petite Fleur相继在邵氏中心(Shaw Centre)和东海岸开设快闪店和工作坊,提升品牌知名度。不过,店面租金上涨加上分身乏术,让帕翠莎不得不中止实体经营。如今,工作室只通过网站接单,但帕翠莎还是设法以各种方式满足客人想一睹作品真面目的要求。

“顾客在网上购物时,最担心的就是货不对办,尤其是经常用于重大场合的花卉作品。有些顾客会要求我们把完成的作品照片发给他们,有些人要求拍视频。还有一些客人想要亲自上门取货,以便沟通调整,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他们的需求。”

工作室收到的订单中,最多的是日常鲜花递送;也有企业客户找上门来,请帕翠莎为品牌活动提供花卉装饰,包括Loewe、Jimmy Choo和D&G等国际时尚品牌。Petite Fleur平均每天要接二三十份订单,到了情人节、母亲节和毕业季等旺季,订单量更是翻倍。

去年的情人节,帕翠莎就因缺乏经验而忙得焦头烂额。她虽然在两三天前就停止接单,但还是有数百份订单要在当天做完。“我们一边赶工,一边不断接到顾客的电话,询问花什么时候会送到,或是要临时更改送花地址……虽然最后所有订单都按时送达,但大家都累得好像剥了一层皮。有了这个前车之鉴,今年我们很早就停止接单,也改进送货流程。”

尽管订单络绎不绝,帕翠莎却没有因此沾沾自喜。她说,本地花店竞争激烈,每隔几个星期就得推出新的设计和包装,才能领先竞争对手。花卉价格也受季节和气候等因素而起伏不定,必须密切关注价格变动,避免赔本生意。此外,送花员的服务水平也决定了作品是否能以最佳状态交到客人手中,“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掉以轻心。”

为了从竞争中脱颖而出,Petite Fleur不仅紧跟潮流引进干花和永生花等新产品,也大胆采用稀有和优质花材。说到这里,帕翠莎拿起一枝霸气十足的硕大花朵:“这是来自南非的帝王花(King Protea),一枝能卖将近20元。我们尝试用它来搭配花束,包括求婚花束都可以用到,很受顾客欢迎。”

碰上顾客刁难威胁留恶评 学会合理保障自身权益

转当全职花艺师三年来,帕翠莎最快乐的时刻就是在网上读到客人的评语,感受他们收到花束时的喜悦。“新加坡有几千家花店,顾客选中了我们,我们就要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才能吸引他们成为回头客。”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顾客都能留下美好回忆。帕翠莎记得,曾有一名男子为求婚预订了4000朵玫瑰,等玫瑰到货后,对方却因计划生变而临时取消订单。客人要求预定的中国玫瑰,是工作室平时不会用到的花材。帕翠莎出于好意,决定把花材送给客人,让他自行处理。没想到对方得寸进尺,要求工作室照原计划处理玫瑰。

“对方当时只付了一笔押金,他要我们照订单计划处理花材,却不愿支付全额订金。我们拒绝对方要求后,他威胁我们会在网站留下差评,还把一名店员骂哭了。最后我们没办法,只好照他说的做。”

帕翠莎说:“这件事情一度成为我们的噩梦,但也让我意识到,做生意就是要面对各种状况。我们要时时与顾客保持沟通,也要学会合理保障商家权益,避免再陷入这类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