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局:意识提高 更多商家注册商标保护自身权益

新加坡知识产权局按照分类统计,去年共收到5万1698个商标注册申请,成功注册的有4万1204起。而过去四年,按照分类提出的反对案例,每年都超过400起,与2014年的207起相比显著增加。

随着商业活动增加,企业对保护本身的商标和商誉意识提高,越来越多商家向知识产权局注册商标,针对别人注册的商标提出异议的事件也有所增加。

商标对任何公司来说都是宝贵的资产,唯有经过正式注册的商标才能获得法律保障。日前,知名的日本生活用品零售商无印良品就因为进入中国市场前,没有向中国商标局提出家庭纺织类用品(毛巾、布艺、床上用品等)的注册申请,结果被制造这类产品的中国企业“捷足先登”,提出侵权告诉,日本的无印良品还得赔偿。

根据新加坡知识产权局(简称IPOS)的记录,无印良品自1999年起就在本地注册商标。它的英文商标“MUJI”和繁体中文名字,在不同类别的产品中都有注册。

业务若涉及不同范畴 得在超过一个分类中注册

IPOS每个月都会把它接受注册的商标及商家信息,上载到官网的商标期刊(Trade Marks Journal),供公众和商家查阅。上载两个月后,如其它商家有异议,可提出反对通知(notice of opposition),申请商标的那一方如不同意,则可提出反驳声明。IPOS之后会向双方建议,通过调解化解纠纷。

商家在注册商标时,得按照《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尼斯协定》(简称尼斯协定,Nice Agreement)建立的分类(class)来注册,也就是说,如果业务涉及不同范畴,商标也可能在超过一个分类中注册,如果漏了一个分类,在那个分类中率先注册了同样商标的其他企业就可以提出反对。

总的来说,IPOS去年收到5万1698个商标注册申请,成功注册的有4万1204个,这些都是按照分类统计的。

IPOS聆讯与调解司司长林方前受询时透露,过去四年,同样按照分类提出的反对案例,每年都超过400起,去年就有468起,与2014年的207起相比显著增加。换句话说,针对一个商标的歧义,可能得在超过一个分类中提出反对。

他说,数字本身谈不上好坏,主要得看提出反对的个别原因是什么。“如果外国企业选择在新加坡处理纠纷,这对于我们要把新加坡打造成纠纷调解中心的愿景是件好事。

IPOS这三年来处理了好几起商标调解案件,全都涉及至少一家外国企业,成功率100%。

调解双方在本地可任意选择调解机构,例如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仲裁与调解中心、新加坡调解中心(SMC),以及新加坡国际调解中心(SIMC)等。

IPOS今年4月推出了加强版的促进知识产权调解计划(Mediation Promotion Scheme),并成功处理首个案列。美国公司Aftershokz和泰国商人通过WIPO设在新加坡的海外调解中心,在不到20个小时内达成双赢方案,化解了一场涉及多个司法管辖区的知识产权纠纷。

20191216_news_shangbiao_Small.png

律师:申请商标前先咨询

熟悉商标法律的王少鸿律师对商标反对案件呈上升趋势并不感担忧,他认为这是因为商家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权益,同时也更注意提防他人侵权。

但他建议:“申请商标之前,最好先咨询一番,确保自己的商标够独特,因为这能强化品牌战略。否则很容易卷入商标纠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浪费时间、精力和金钱。”

欣文律师事务所(Selvam LLC)合伙人黄锦西也说,现在商家要设计好产品之外,还要绞尽脑汁想吸引人的商标,否则就可能被其他人“维权”,提出反对。“我记得有一个商标很有创意,是一款洗发水,商标是566,即乌溜溜的谐音。还有一款杀虫剂,叫‘最后的晚餐’,这体现了现在要设一个商标确实较困难,要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