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老板 疫情阻断包包生意 改缝口罩套助抗疫

从设计动画转作手工包包,却碰上冠病疫情,生意陷入停摆,台湾女生王俐琪灵机一动,缝制可重复使用的布制口罩套,为抗疫尽一分力。

主修动画设计的王俐琪(36岁)原本在台湾一家电视台担任动画师,10年前只身来新发展,成为节目编导。然而,从事媒体工作多年,让她觉得生活有些一成不变,开始萌生转换跑道的念头。

两年前,她付诸行动,以积蓄创立手工包包品牌Cocoonese。

她笑说:“我从小就爱做手工活,把东西拆了再重新组装。即使工作再累,手也闲不下来,有空就会制作小布包送给身边的朋友。”

王俐琪忆述创业初期的艰辛,每晚辗转难眠,走在大街上都会落泪。

“我之前在企业打工,对经商一窍不通,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把生意做稳,但作品放上网后却无人问津,令我很苦恼。我的东西明明不差,为什么卖不出去?”

所幸的是,一系列创意市集让她的品牌逐渐打响知名度,不久前更进驻乌节路的百货公司,从原先的快闪店(pop-up store)转为设立专柜。

生意初见起色之际,不料却碰上冠病疫情,每月销售额从100个包包骤减到少于10个,布料供应也受影响。

她无奈地说:“我用的布料有一半是从台湾运过来的,由于供应链受影响,库存的布料快用尽了,我只能请家人帮我找适合的布料寄过来。”

王俐琪用的是材质较厚的棉布,在台湾俗称“古布”,除了用来制作包包,也适合制成口罩套。

“疫情暴发后,我听说一些旅居新加坡的台湾人在寻找口罩套,于是免费开班授课教他们缝制,没想到反应非常踊跃,需求量也越来越高。”

虽然手作风气在台湾相当盛行,但王俐琪认为,要在台湾创业售卖手工包包,并非想象中容易。

“在台湾竞争太激烈了,大家都在饱和的市场中求新求变。相较之下,新加坡的文创产业才刚起步,还有很大的发展潜能和空间。”

缝纫机搬回家 日夜缝制口罩套

病毒阻断措施期间,王俐琪把两台缝纫机搬回家,每天日夜赶工缝制口罩套。

把手术口罩放入布制口罩套中,就能延长口罩使用期,口罩套脏了还可清洗再重复使用,既环保又美观。

不过,王俐琪笑说,一些顾客还不太熟悉口罩套的用法,订购前也没详细阅读说明,取货后才发现原来不是口罩,没有两侧的松紧带和中间的鼻梁条。

“有趣的是,每当李总理发表全国讲话,口罩套的订单就会激增。我在赶制口罩套的当儿,还要回复每个顾客的询问,有点忙不过来。”

面对应接不暇的订单,王俐琪仍感到受宠若惊。“我很讶异这些顾客是怎么找到我的,后来才发现他们都在谷歌搜索‘口罩套’。”

至于为何制作口罩套,而不是口罩,王俐琪说:“现在市面上大家一窝蜂在做口罩,却没人做口罩套,我想让顾客有多一些选择。”

轻松氛围下动手做包包

王俐琪把台湾的工作坊形式引进新加坡,让参与者在轻松氛围下自己动手做包包,连七旬阿公阿嫲也乐在其中!

在台湾,手作工匠除了售卖商品,也会开班授课,以聊天互动的教学方式,让参与者体验手作的乐趣和结交新朋友。

不过,王俐琪认为,新加坡的工作坊形式较为制式化,参与者在出席前已经想好要学什么,少了即兴发挥。

她于是选择在朋友开的咖啡座举办工作坊,让参与者一边享用下午茶,一边学手作。即使参与者在三小时内无法完成作品,她也不会催促。

王俐琪透露,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群年近七旬的阿公阿嫲。

“他们在穿针方面有些困难,所以我请了几个助理帮忙。看到老人家长满粗茧的双手,其实有点心疼,不过他们都很有耐心,也很可爱,一直拿着包包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