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首个集装箱酒店 疫情下受年轻人青睐

建在草坪上的船运集装箱酒店,概念介于露营和正式酒店之间,每晚收费介于150元至200元。两个集装箱套房并非并排,而是隔着一段距离。

规模小反而成为优势,本地首个集装箱酒店在冠病疫情期间仍受年轻人和年轻家庭青睐,有人还租用场地求婚,在旅游业遭重创之际逆势生存。

自从进入解封第二阶段,位于纬壹科技城起步谷的船运集装箱酒店(Shipping Container Hotel)入住率就迅速回到封城之前的水平。

公司创办人兼总裁佘良昌(55岁)昨天(9月19日)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公司正在向新加坡旅游局申请让消费者也可在集装箱酒店使用100元“重新探索新加坡”消费券。

有意设立更多集装箱酒店

公司也有意在本地设立更多集装箱酒店,但佘良昌说,由于仍有许多细节要谈,目前不便透露打算增设几家酒店。

有别于传统酒店,船运集装箱酒店只由两个集装箱套房组成,每个套房本来就只能住四人,起到保持社交距离的作用。加上集装箱酒店没有大厅、游泳池、健身房等设施,不须要采取额外措施,只须勤为客房消毒。

建在草坪上的船运集装箱酒店,概念介于露营和正式酒店之间,每晚收费介于150元至200元。两个集装箱套房并非并排,而是隔着一段距离。

今年1月开幕的船运集装箱酒店,获得贸工部属下亲商小组的支持,快速获得约10个政府机构批准建设,包括市区重建局、土地管理局,以及建设局。

这家集装箱酒店是在贸工部亲商小组“先行者计划”下推出的试验项目,严格来说还不算是正式酒店。

刘维洋(32岁)昨天与两个朋友入住酒店,为其中一名友人庆生。

他受访时说,其他朋友住过这家酒店觉得不错,因此向他推荐。“酒店设计是开放式的,一开门就能接触野外,只差外面不是海,厕所也相当豪华。”

政府今年7月宣布拨款4500万元振兴旅游业,贸工部长陈振声当时提到,旅游业接下来预计会以小众市场为主,业者须思考如何重新设计旅游产品。

贸工部政务部长刘燕玲昨天在个人面簿专页分享走访船运集装箱酒店的感想。

“在冠病疫情期间,集装箱酒店的概念能让各组住客之间保持安全距离。酒店也实行了安全管理措施,为住客提供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