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林明彦:设海外办事处 工商总会疫情后助企业走出去

 

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席林明彦透露,工商总会计划今年内在雅加达和胡志明市设立GlobalConnect@SBF办公处,协助本地企业在海外发展,明年还会扩大至曼谷和仰光。他表示,疫情后世界是不等人的,企业必须为这个新常态做好准备,增强能力、进行转型和扩展业务。

 

冠病疫情当下,本地企业正面临艰难运营环境,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SBF)主席林明彦却已着眼疫后世界,推出计划扶助本地企业加快国际化,拓展海外市场。

他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尽管商务旅行还未全面恢复,工商总会已计划今年内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和越南胡志明市设立GlobalConnect@SBF办公处,协助本地企业在海外发展。明年还进一步扩大至泰国曼谷和缅甸仰光这两个新兴市场。

另外,运营中的GlobalConnect B2B电子商务平台将扩大规模,从新加坡逐步扩大至亚细安市场,参与商家也从医疗和餐饮扩大至其他领域。

这个企业对企业的电子商务网站,有如企业版的淘宝,让本地企业与其他新兴市场企业联系起来,通过平台销售产品和服务给外国企业,或是从外国采购和引进产品。

林明彦表示,至今年底,工商总会预计将有2000个企业通过这个电子平台迈向国际市场。这些企业包括了食品、数码、医疗、工程和专业服务领域。

他说:“我们会尽力帮助企业应对冠病后的新常态,但无论我们怎么做,都必须正视新加坡市场很小的既定事实。所以企业若要实现增长抱负,它们就须走向国际。”

事实上,在贸易保护主义趋势下,林明彦坚信以自由贸易为核心的全球化依然是世界的主旋律,企业仍有浓厚兴趣开展海外业务。工商总会也将帮助企业加快国际化步伐,以便各国逐步开放国境后,能迅速抓住增长市场的新机遇。

林明彦说:“我们已知道冠病后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新常态,疫情后世界是不等人的,我们必须为这个新常态做好准备,增强能力、进行转型和扩展业务。”

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成立于2002年4月,为本地规模最大的贸易商会之一,代表了2万7200家公司以及主要的本地和外国商会,维护本地商界在贸易、投资和劳资关系等方面的利益。根据工商联合总会法令(SBF Act),所有发行股本至少50万元的本地注册公司,都自动成为工商联合总会的会员。

企业情绪降至新低点 新官上任工作密集挑战重重

林明彦是于今年6月底从张松声手中接过棒子,担任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席。此前,他曾任凯德集团(CapitaLand)的首席执行官。

他表示,自出任工商总会主席以来,他经历了“工作最密集和充满挑战的三个月”,却同时让他觉得工作肩负使命感和意义。

他说:“在商界,我们总是会为最好和最糟情况做打算,但即便是我们所谓的寒冷冬天情况,都不如现在的冠病疫情这么糟。”

他还指出,工商总会和国际资讯集团益百利(Experian)不久前发布的最新调查显示,反映本地中小企业对未来六个月商业展望的“SBF-Experian中小企业指数”(SME Index)下滑至46.3,是该项调查自2009年展开以来的最低点,说明了企业情绪比当时的全球金融风暴还糟。

这一切让他意识到他的工作刻不容缓,不仅要帮助企业在艰难环境中存活,更得协助企业迅速转型开辟新道路。

他表示,还好前主席张松声为工商总会奠下稳固基础,能马上把成员心声反映给政府,促使政府推出雇佣补贴计划(Jobs Support Scheme),补助发给员工的薪金,缓解企业的成本压力,跟着又延长企业贷款计划至明年,让企业不会因忽然少了政府支援而导致断崖式滑落。

须勇于与外国人才竞争

不过,林明彦也提醒说,疫情挑战还未结束,前路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他呼吁成员企业加快转型步伐,善用工商总会的数码课程和咨询服务。

另一方面,林明彦了解在疫情冲击下,一些企业或许得做出裁员决定。但他希望裁员是企业的最后一步,企业尽可能保护本地员工,并给予合理和公平裁员津贴。

谈到外籍员工和本地员工的就业竞争课题,林明彦认为,许多跨国企业其实都有意本地化,让本地人力资源成为企业员工主体,却不意味着它们必须采取“新加坡优先”的雇用政策。

“你能在跨国公司工作,凭借的不应是你的国籍,而是你的能力,能为公司带来贡献和增值。这一点对我来说是更重要的。我们不能因害怕竞争而选择封闭,如果我们要继续前进,就得勇于接受与外国人才竞争。”

设新公司计划 因冠病延迟

林明彦在凯德集团工作超过22年,在2013年担任凯德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把公司资产管理规模扩大至1000亿元。2018年6月,他突然宣布在该年底退休。

他表示,离开凯德后,他担任工商总会和新加坡劳动力发展局主席,以及新加坡报业控股董事,但这些都属于兼职性质的非执行职务,他至今基本上还是“无业游民”,去年他也“忙着”在世界各地旅游、爬山涉水甚至走沙漠。  

他也透露,自己还没打算退休,正筹备设立新公司。他表示,公司原本打算在今年投入运营,却因碰上冠病而计划挪后。

他笑说:“回头来看,这也不是坏事,因为如果我在冠病前实施创业计划,现在我可能也跟其他企业一样面临艰巨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