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部建议迫切需要女佣雇主 向中介询问印尼以外选项

人力部建议有迫切需求,从印度尼西亚引进女佣却遇到延误的雇主,与他们的中介商讨不同选项。

人力部发言人说:“人力部在过去几周已批准更多来自各个来源国的帮佣进入新加坡。”

针对印尼规定零负债条例,雇用其他国家的女佣,确实是受访中介和雇主积极考虑的。

女佣中介Mega Search Employment Services自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就不再引入新的外籍女佣,而是专注于为转让女佣配对新雇主。

公司营运经理艾斯特(Esther Berganio)受访时说,新条例预计会推高附加费用。“这样一来,加上冠病相关费用,雇用一个新的印尼女佣可能要花费大约5000元,实在是太贵了,因此我们下来重新引进女佣时,可能不会引进太多印尼帮佣。”

另一名中介诚意女佣代理的何姓负责人受访时说,这个条例会导致印尼籍女佣更难受雇。

他解释,中介一般会挑选已经符合一些条件的人选,那印尼女佣就会为了争取就业机会,“设法跨过这个新门槛”,比如借贷以办理好护照和完成一些行政手续等。

何惜丽(54岁,待业)的新印尼女佣上周刚抵达我国,目前正在履行居家通知。她受访时指出,自己非常幸运,如果再迟些,女佣可能就无法离开印尼。

她说:“现在已须额外支付履行居家通知等疫情费用,如果还要负担其他零零星星的费用,那就太贵了,我可能就会看看是否要改聘其他国家的帮佣。我的第一名女佣就是从缅甸来的。”

印尼当局突然宣布实行保障印尼务工零负债的新政策,让不少本地中介和雇主都措手不及。

全国职工总会家庭佣工中心主席杨木光认为,最大的问题还是政策没能解决根本问题,也就是印尼作为输出国,中介费水涨船高。

他说:“如果要雇主承担所有费用,首先我们希望输出国能将中介的收费透明化,以及抵制不合理收费。因为目前很多印尼女佣的债务都是在偿还自己国家的‘工作安排费’。我国已有一套很完善的劳务政策,其他国家可能可以参考。”

杨木光指出,几年前菲律宾也有类似政策,劳务配对和中介费用由采购方承担。不过当时造成的影响相对更小,因为一部分行政费用仍能由工人自己承担。

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都雇用印尼客工,当中香港以及台湾与我国一样,雇用不少印尼帮佣。

根据港台媒体早前报道,两地接获印尼改变劳务输出政策的通知后,引起很大反弹。

台湾媒体上月11日报道,台湾劳动部长许铭春指出,台湾“没办法接受”印尼单方面的宣布。本月2日,她指出已接到印尼愿意讨论的回复,双方会先透过工作小组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