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助力 创业生态百花齐放

 

商会是各行业的领头羊,在企业转型的道路上,商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一道来谈”栏目邀请积极转型的本地商会和会员,让他们一道分享转型的心路历程。

 

本期打头阵是创办于2003年的创业行动社群(Action Community for Entrepreneurship,简称ACE),与传统商会不同的是,ACE不局限于任何行业、主要面向本地起步公司,致力于在我国营造充满活力的创业生态环境,助本地创业者一臂之力。

早前由政府和私人企业家共同领导的创业行动社群(Action Community for Entrepreneurship,简称ACE),近20年来最大改变是在2014年走向私营化,转身变成非盈利的私有化公司。

ACE之后入驻纬壹科技城起步谷(JTC LaunchPad@one-north),并成立办公室兼访客中心,以便为起步公司提供商业咨询与服务,协助创业者注册公司和设立银行户头等。

过去六年来,ACE定期策划不同活动,以加强起步公司和创业者之间的交流,例如推出督导(mentorship)计划,辅助新加坡政府创业支持项目Startup SG拓展社群,让200家起步公司受益。

与此同时,ACE在2017年和2019年先后在泰国曼谷和中国南京成立国际中心,旨在帮助起步公司拓展海外市场,同时为外国企业进军东南亚市场牵线。

ACE主席兼求索创投(Quest Ventures)合伙人陈中(46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创业生态系统要取得成功须有五大关键支柱,除了起步公司之外,还要公共部门、高等教育机构、企业,以及风险资本之间相互配合。

统计局2019年数据显示,我国有3600家起步公司,聘用约1万8000名员工,且深耕不同领域,包括消费、金融、教育和医疗等。此外,本地也有150家创投公司和100个孵化公司与机构。

自2011年便加入ACE的陈中,曾担任董事会成员和副主席,去年正式升任主席,亲眼见证本地创业生态发展。他指出,冠病疫情来袭为起步公司带来机遇及挑战,有些因此被淘汰,不过有些却蓬勃发展,例如远程教育、医疗科技等。

由于本地市场小,起步公司很难以此作为跳板,在获得资金、官方信任等方面也不容易。作为ACE荣誉赞助人,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誓言会推动政府支持起步公司,表示如果政府能够提供适当的扶持,将能形成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起步公司皆有融资需求 以维持或扩大公司业务

所有起步公司皆有融资需求,以获取资金维持或扩大公司的业务,但是,每一家公司的发展轨迹不同,对融资的需求也不尽相同,有些还在草创初期,仅有产品或商业模式的概念或雏形,正寻求种子前资金(pre-seed);有些则已迈入A轮融资或B轮融资,找寻风险创投(venture capital,简称VC)。

因此,陈中表示ACE会督导处在融资不同阶段的起步公司,建议创业者该如何向投资者提案。

估值达10亿美元(约13.3亿新元)的独角兽往往是衡量起步公司成功的标准,陈中不仅看好我国有机会培育更多独角兽,更希望本地创业生态百花齐放,而非所有公司都涌向同一个领域,也盼市场资本能源源不断,让新公司不断兴起并继续颠覆行业。

由裕廊集团负责打造的纬壹科技城起步谷占地6.5公顷、有“新加坡矽谷”之称。目前有七栋大楼,从大牌67到大牌81,租金和服务费征收不尽相同。

楼高七层“大牌71”能容纳约250家起步公司,可谓起步公司的风水宝地,去年估值已达9亿美元的二手货交易平台Carousell便诞生于此。该栋建筑除了有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机构(NUS Enterprise)坐镇,目前更聚集电商平台ShopBack和房地产网站99.co等知名起步公司。

而ACE办公室刚从大牌71迁移至大牌79,陈中希望借此机会吸引更多起步公司进驻其他大楼。

疫情期间开发新商机 居家也能体会虚拟实境

2016年成立的本地起步公司iMMERSiVELY专门研究虚拟实境(VR)及增强实境(AR)等新兴技术,公司创办人卓可翰(49岁)表示公司四年前开始接触ACE,曾参加圆桌论坛和督导计划,结识不少起步公司和创业者,促成合作机会。

卓可翰说:“我希望更多人认识ACE,这样社群才会更加壮大。”

尽管冠病疫情导致不少客户缩减预算并推迟项目,但iMMERSiVELY在疫情期间开发新商机,尝试把AR技术直接运用在网络,让人们借助手机或平板电脑的浏览器,足不出户也能体验AR效果。

例如去年7月在国家文物局的“数码缪斯”(DigiMuse)计划下推出“亚洲文明博物馆宝藏”项目,让公众通过博物馆网站,以立体视角观赏包括唐朝沉船展览的金樽等九件文物。

参与国际化人才培育计划 招聘具创新点子大学实习生

以开发动物饲料的本地起步公司Insect Feed Technologies(IFT)成立不到一年,冠病疫情使公司遭遇现金流问题,不得不缩减人员。

虽然IFT加入ACE不到半年,但该公司创办人陈政玮(28岁)表示,ACE了解起步公司的需求及所面对的困难,能作为公司与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桥梁,例如IFT透过ACE参与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的国际化人才培育计划(Global Ready Talent Programme,简称GRT),以招聘具有创新点子的大学实习生。

陈政玮受访时透露,IFT目前处于草创初期及寻找种子前资金阶段。

除了融资之外,IFT正积极寻找鱼饲料开发及产品销售方面的合作伙伴,希望扩展产能以建立更具规模的废物处理设施。

(SME专版中小企业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