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手短缺问题难解决 装修业思自救拟开办课程培训本地人

 

尽管政府自去年中起已逐步批准装修工程复工,但装修业人手短缺、工程延误情况至今仍未好转。新加坡装修同业商联会会长陈锦龙表示,过去只需两个月完成的组屋装修,目前估计得延长至三到四个月。

 

马来西亚实施行动管制令,加上我国近期收紧对印度和孟加拉等地的边境管控,装修业人手短缺问题加剧,住家装修耗时更长。有装修商考虑到整体人力和材料成本上升,调高收费一成。

新加坡装修同业商联会已加快脚步,计划今年下半年开办铺地砖和木工等获商联会认证的课程,希望优先培训更多本地人才,同时解决人手短缺的问题。

尽管政府自去年中起已逐步批准装修工程复工,但装修业人手短缺、工程延误的情况至今仍未好转。

Majestic建筑工程董事林瑞庆受访时透露,他原本有五名持工作准证的孟加拉籍员工,但一人去年在病毒阻断期之前回到孟加拉后仍无法获准来新,另一人后来辞职,他目前只剩三名员工。

去年6月至今,林瑞庆手上已有超过20个装修工程延误。疫情前,八周至10周就能完成的组屋装修,现在延长至12到16周。

印度冠病疫情告急,甚至外溢到邻近国家,当局近期已陆续收紧对印度和孟加拉等国的边境管制。即便林瑞庆2月起已递交申请,希望他的孟加拉籍员工能返新工作,还是被当局拒绝。

林瑞庆向材料供应商拿货的时间也从三个工作日延长至10个工作日,大大影响工程进度。再加上材料等方面成本上升约10%至20%,一个工程的成本平均可增加两三千元。

“去年敲定的工程无法涨价,今年起只好调高收费一成。此外,人手问题没解决,我上周起暂停接新工程。”

装修业整体少三四成人手

新加坡装修同业商联会会长陈锦龙受访时说,业内整体来说少了三四成人手,过去只需两个月完成的组屋装修,目前估计得延长至三到四个月。

陈锦龙解释,尽管本地装修业大多依赖马国员工,但很多拆除和敲打的工作平时是由孟加拉籍和印度籍工人负责。

此外,新马两国本希望能在慕尤丁访新时,围绕逐步恢复跨境旅游及让人民的跨境流动更方便等事项展开会谈,但为专注应对马国疫情,慕尤丁已延后对新加坡的正式访问。陈锦龙估计,这为是否能顺利引入更多装修人手添加不确定性。 

陈锦龙说,人力短缺具体影响多大目前难以估计,但商联会希望尽快推出装修技能课程,目前已在为课程细节做最后敲定。

他说,下来若不幸遇到相同情况,就有更多本地专才可以应付需求,减少对工程进度的影响。

云和兄弟装修与贸易老板陈振云则指出,旗下原本有30多个工人,但有的去年已回国,目前的20多个员工大多是马来西亚人,以及少数之前没回国的印度籍和孟加拉籍工人。他目前只能按人手接工作。

陈振云也说,确实有一些材料涨价5%至10%,但成本最高的还是人力。之前人手吃紧时有工人乱开价,缺人的承包商就为他们涨了两三成薪水。

他选择为自己的员工加薪,整体人力成本因此上升超过一成。但他说:“今年装修配套没涨价。我做的多是熟客,那些成本我就自己吸收,少赚些。”

工程延误之际须筹备婚礼 屋主倍感压力

周姓屋主(31岁,项目经理)购买的比达达利四房式预购组屋工程受疫情影响延误五个月,导致他去年11月才领取钥匙。之后,原定两个月完工的装修工程拖至将近五个月才完工。

“原本可以在装修完成后好好筹备婚礼,但因工程延误,装修和婚礼筹备碰在一起,我和太太压力倍增,必须全程催促室内设计师让承包商尽快完工。”

他的父母也在同个比达达利项目中购买了三房式组屋。由于他父母的组屋装修工程也延期三个月,最后得额外缴付1200多元的家具储存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