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咖喱角做成大生意

财经人物

老曾记的领导不姓曾。

它由咖啡店里的一个小摊,发展成今天遍布海内外五个市场的上百家小食店,背后的灵魂人物就是韩权元。

他原本是一名保险箱营业员,因为想成为生意人,就接手老曾记,经过多年奋斗,终于将这门小买卖做成大生意。

回到30年前的咖啡店里,眼前一切早已物非人也非,老曾记执行主席韩权元(67岁)坦言,内心五味杂陈。

今年5月,老曾记在麦肯西路(Mackenzie Road)和尼文路(Niven Road)交界处的这家咖啡店,开了第一家有50人座位的旗舰店。

这里是韩权元从一名保险箱营业员变身为生意人的起点。

那一年是1986年,他从一对打算退休后到海南岛度过晚年的老夫妇手中接过老曾记。

韩权元说,当时他36岁,正在思考转换跑道,“再不出来拼一拼,可能过几年就不想拼了,更不会坐在这里给你采访”。

咖啡店斜对面有一个著名地标,相信也是不少人的回忆——丽士(Rex)戏院。

自小在尼文路一带生活的韩权元回想当年小时候总是打赤膊,穿着短裤在附近溜达,“打架、抓蜘蛛,还经常看见有人在戏院门口卖黄牛票。”他记得,当年的电影票一张五角,转手可以卖六七角。

他偶尔会光顾附近的老曾记买个咖喱角,因为同样是海南人,与经营生意的老夫妇熟稔。

当时那里卖咖喱角的摊位有三个。韩权元说,老曾记是最弱的一个,“小小的摊位很不起眼”。可是,老曾记也是历史最久的,“大多数人口中所说的‘丽士咖喱角’指的就是老曾记”。自认学历不高,韩权元说:“如果我想要有一番作为,大概只有从商这条路。”

花1万余元设计招牌激怒股东

完成国民服役后,他曾从事相机、打字机等的营业员。卖保险箱时,已是跨国企业Chubbsafes在新加坡分公司的一名经理。

韩权元不否认,当时的薪资待遇都不错。“去文莱出差,公司还提供津贴,我们都开玩笑说那是‘思乡费’”。可是,机会稍纵即逝。得知老夫妇准备退休,韩权元就毅然选择踏出舒适圈。

“我没有太多资金,只能做点小买卖,量力而为”。话虽这么说,他在正式接手前,却做了一件被认为是不自量力的事。

“我认为招牌很重要,于是花了1万2000元重新制作老曾记的招牌。”

韩权元说,那笔费用是“友情价”,但有不少投资这笔生意的股东生气了。“他们说我只是一个小摊贩,需要花这么多钱设计招牌吗”?有些人还因此退了股。

这些人万万没料到,如今的老曾记已经不是一个街角的小摊位,韩权元也不是他们口中的小摊贩,当年他执意要制作的招牌更是沿用至今,成了家喻户晓的标识。

明亮的橘黄色,底下印上“Since 1956”(自1956年),韩权元要让大家知道老曾记是行业里的老招牌。

为了了解咖喱角的制作法,在刚接手老曾记的业务时,他每天清晨5时起床,跟着老摊主到巴刹采购食材。

这个经验对韩权元而言,无疑是一次震撼教育,最糟糕的印象是选购香料。“我们需要13种香料,假设买20公斤,小贩就随手抓每一种香料。要是还差两公斤,就看哪一种香料剩最多,小贩就再抓那种香料给你补上。”

毫无品质管理的概念,令韩权元决定舍弃过去的采购方式。他亲自飞到香料产地印度,花了一周时间跑遍南北,考察当地的香料。

“我们的生意很小,但我们很认真。”韩权元向当地人讨教之后发现,不同香料在烹煮过程中会释放油或水分,各种香料搭配得好,味道才会恰恰好。他说:“到了今天,我还是不会制作一个咖喱角。但我可以保证,你今天尝过的味道,三年后再尝还是一样。”

如今,老曾记咖喱角的配方正锁在公司保险箱里,韩权元透露:“只有我和总裁知道保险箱的密码。”

从一摊扩展至上百家店

脱下外套,卷起袖子,从经理变成小摊贩,韩权元指着墙上一幅旧照说:“你看,我当年长得也不错。我可不是一夕就老了,满头白发。”

照片中的韩权元一身白衣白裤,站在老曾记摊位前,神情严肃。

那样的日子,他过了整整一年。那一年,他最担心的事没发生,“我以为生意会做不下去,一个咖喱角都卖不出去”。最棘手的反而是人事问题。接手老曾记,韩权元也接过四名员工,他们负责每日的制作。

起初员工不愿合作,“你和他说话,他就故意别过头去”。

当下再难受,韩权元还是得放下身段。“你能怎么办呢?只好跟着转过身去,蹲下来跟他好好谈。”

比起当经理,每次开会大伙儿正襟危坐,认真对待,而今身份过渡到一名小摊贩,韩权元感慨:“委曲求全不容易啊!”

此时,他最感谢国民服役的训练。“当兵时,身边一个是流氓,另一个是大学生,你希望大家赶快一起完成任务,休假回家,就得想想办法居中协调。”

资金不足但创意十足

练就随机应变,身段柔软的本事,韩权元说,那四名员工最后待在老曾记直到退休,其中一人三年前过世。

当年由于资源不充裕,也让韩权元发挥了不少创意。他记得,那个年代的美罗(Metro)还有工厂直销店,一件长袖衬衫售价8元。“我将长袖裁剪成短袖,袖子的布料就缝成两个口袋,一边装钱,一边装眼镜。”

韩权元自嘲:“没钱的时候,十分有创意。”

随着小摊位的生意逐渐上轨道,韩权元第二年找了一个住宅单位当中央厨房,员工由四人增加至10人,还聘请一名书记负责理账。“应征时,对方问我,一个小摊位怎么需要书记呢?”

事实上,打从一开始,韩权元心中的蓝图,从未局限于一个小摊位。

在一般店面必须和其他摊位共用空间,因此无法控制整体环境卫生,到了90年代,韩权元就决定转战购物商场。

原本的中央厨房因不符合条例,必须搬迁到乌美的小型工厂。“我一口气租下两个相连的工厂单位,结果被笑话说一个小摊贩需要这么大的空间吗”?不过,韩权元总有办法幽默反击:“我常说啊,生意小没关系,生意本来就是由小做到大,没有人由大做到小的。”

他的小买卖如今已扩展成大生意,由一个街头小摊扩大至超过100家店,遍布我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和英国五个市场。

借由英国辐射欧洲大陆

本地、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的业务属于直营, 印尼是特许经营,英国则是与他人合资。

英国是老曾记最新开拓的海外市场,第一家店今年6月在伦敦柯芬园(Covent Garden)开业。

韩权元说,英国的店铺筹备了大约六个月,开业以来业务稳健增长。

他的目标是在英国拥有至少10家店,并不排除与送餐业者合作,提供外送。“在互联网时代,不一定要拓展实体店面”。开店的目的是让从未接触过咖喱角的消费者有机会先尝试。

今年内会否在伦敦开第二家店,韩权元表示目前难以预料,“很多时候得看时机,好的店面不容易找”。

选择伦敦作为起点,韩权元说,因为那是汇聚各个文化背景人士的大都市,对其他城市具有影响力,“就像新加坡对东南亚其他城市的影响,是一个先行指标”。

韩权元希望借由英国辐射到欧洲大陆。不过,他并不急于开拓欧洲市场,“我们先好好经营一个市场,再开发其他的,不要眼高手低”。

扩展海外市场三次失败而归

之前,老曾记也开发过海外市场,却三次失败而归。一次是到南非,另两次到中国。

1990年代初,在南非开餐馆的朋友邀请韩权元过去做生意。在南非短短一年,老曾记就撤出。韩权元认为,饮食文化落差太大是失败原因。

接着,老曾记和华中校友会签了特许经营权,由后者和中国的业者合资,将老曾记带到山东省青岛。可惜,双方最终因理念不合,两三年后就结束营业。

10年前,老曾记在凯德集团的号召下,第二度到中国发展。

那一次,李显龙总理也在场尝了老曾记的咖喱角,并在店铺前留影。“朋友开玩笑说,就算我失败了,有李总理免费宣传也值得了。”

没想到朋友的玩笑话竟一语成谶。一年后,老曾记第二度撤出中国市场。

韩权元说,两次进军中国,经营业绩不错,碍于一些客观因素,我不得不退出。“现在的确有不少人向我们招手,但我们这盘生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找到“门当户对”的合作对象,不是太容易。”

自认做出成绩

做生意有起有落,在韩权元看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访谈中,韩权元频频自称是“受薪主席”。“我是为公司卖命的,你们(指投资者)才是我的老板。”

老曾记于2008年上市,韩权元说上市理由很简单,“总不能凡事我说了算,万一我不在了怎么办”?

他希望老曾记在一个更规范的架构下运作,每个人各司其职,分工清楚。在独立董事监督下,公司内部同时有制衡的机制。

经过这么多年的奋斗,韩权元自认交出不错的成绩单。10年前老曾记挂牌时,股价是0.20元,目前已涨至0.76元,公司也分派股息给股东。

韩权元说,他从未卖出一股,融资的资金更未曾动用。至于老曾记的下一步,他仅以“乐观”带过。

他谈到最近正在研究代工龙头鸿海集团的运作。韩权元说,不同品牌的智能手机,零组件大同小异,鸿海只是接单,根据各家公司的要求进行组装。

同样的模式能否套用在老曾记?韩权元还是那一句:“上市公司不能透露太多。”

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分心。“有人问我累不累,我说,我不够聪明,但我会守着本业。”

一个小小的咖喱角还能翻转出多大的商机,也许就藏在韩权元的神秘微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