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Co创办人龚万鑫:共用工作空间走进商场提供全方位服务

把办公空间开在购物商场里,还不是JustCo最大的野心。这家共用工作空间业者计划在两年内让旗下空间数量增至100个,成为本地下一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你们这里不是商店啊?”

两位误闯共用工作空间JustCo滨海广场(Marina Square)中心的访客,在听完前台员工解释后,用错愕的眼神打量了一圈这个既有商品货架,又有办公桌椅的空间。

JustCo创办人兼总裁龚万鑫听到这件事后哈哈大笑:“这就是我们要的效果!单一用途的商业房地产模式已经过时了,新新人类要的是在同一个空间里工作、生活和娱乐。”

把办公空间开在购物商场里,还不是JustCo最大的野心。这家共用工作空间业者计划在两年内让旗下空间数量增至100个,成为本地下一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约13亿6000万新元)的独角兽公司。

不过,龚万鑫的目标不只是打造像星巴克(Starbucks)一样网点遍布全球的连锁帝国。他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我们更希望成为线下版的领英(LinkedIn),根据不同客户的需求,把他们与对的人联系在一起,为他们提供全方位服务。”

41岁的龚万鑫一直在房地产界工作,他曾帮忙打理家族企业,也在本地房地产公司丰树产业担任过投资经理。在业内摸爬滚打十多年后,他开始琢磨一个问题:要怎么颠覆房地产行业?

那是2011年,龚万鑫目睹了数码相机的普及如何让摄影器材巨头柯达从辉煌走向破产。在各行各业都受新科技冲击时,房地产业却仍巍然不动。他说:“既然这样,我就要做那个颠覆者。”

受服务办公业者雷格斯(Regus)启发,龚万鑫在漆街(Church Street)的三星中心(Samsung Hub)开设第一个灵活办公室Just Office。这个小型办公室只有3000平方英尺,80个座位在一个月内就全部租出,让他信心大增。不久后,他在大楼另一层租下另一个1万2000平方英尺的空间,也在三个月内顺利租出,为公司奠定快速发展的基础。

两年后,龚万鑫把Just Office改名为JustCo,将灵活办公的界限进一步延伸。如今公司在本地已有13个空间和近1万5000名会员,涵盖跨国公司、中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空间租用率介于85%至90%。

龚万鑫认为,JustCo能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市场对办公空间需求发生巨大转变。“以前的办公室都是自己租、自己买,再自己装修。现在世界经济变化太快,没人知道下一次金融危机什么时候会爆发。可以灵活调整办公空间大小,成为许多企业的首要考量。”

占地6万平方英尺的JustCo滨海广场中心里,有为个人设立的自由工作区,也有为公司量身打造的专属办公室。国际建筑师事务所Wilson Associate就租下近1万平方英尺空间,把整个公司搬进这里。

龚万鑫说:“这类大公司原本都在传统办公楼,但他们意识到随着业务快速增长,员工人数可能翻倍,就需要更多空间。不说到时大楼里还有没有空间,你跟业主谈租约要三个月,装修再花掉三个月,这世界已经向前走了。”

获GIC与星狮地产注资1亿7700万美元

去年,JustCo获得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星狮地产(Frasers Property)共同注资1亿7700万美元,这是公司迄今三轮融资中筹得的最大一笔资金,并将发展版图从东南亚扩大至整个亚洲。

龚万鑫透露,GIC房地产团队在2017年底已表明投资意向,去年星狮地产也找上门谈合作。“我告诉他们,我们差不多要和GIC签协议了,对方立即打电话给GIC,最后决定双方共同投资,这也算是缘分。”

这两家公司都是房地产领域策略投资者,正好符合龚万鑫对投资者的要求。相比之下,他认为私募基金“今天给你钱,明天就问你几时要挂牌,也没法帮你发展业务。”

他强调,比起投资金额,更重要的是对方的信誉和资源。“我们去到其他国家,业主听说我们的投资者是GIC,都对我们很有信心。星狮的网络虽然不如GIC大,但他们在亚洲有许多商业房地产,今年本地开设的JustCo空间,有一个就设在星狮旗下的华贸商场(China Square Central)。”

随着JustCo进一步打响招牌,越来越多发展商前来合作。国浩房地产(GuocoLand)去年底就委任公司管理哥烈码头20号大厦的一二层空间,同时为大厦所有租户提供社群服务。

龚万鑫透露,公司正在开发全新的管理平台和手机应用,日后办公楼租户和访客只要在应用上注册个人资料,就可以“扫脸”进门,并预定各类设施和服务。

他指出,JustCo管理的空间从最初的3000平方英尺到现在的10万平方英尺,下来还会扩大到整栋楼。“今后发展商要盖楼前,可能都会先找我们规划,这就是共用工作空间的巨大潜能。”

本土化是最大竞争优势

美国的WeWork、中国的优客工场和办伴、香港的Campfire Collaborative……诸多国际业者近年来相继抢滩新加坡市场,作为本地姜的JustCo有什么竞争优势?

龚万鑫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们最本土化。”

他指出,房地产业务很难全球化,因为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的独特需求。“JustCo只会在亚洲,不会去美国,因为我们更了解本区域的客户需求。”

以办公桌为例,WeWork的办公桌宽度在全世界都是1.1米,而JustCo在新加坡的办公桌宽1.3米,在雅加达是1.2米,在澳洲则是1.5米。

龚万鑫说:“因为澳洲人块头比较大”。

WeWork空间以供应无限量啤酒闻名,龚万鑫认为这也和亚洲文化水土不服。“整体来说,亚洲人不喜欢在工作时间喝酒,因为喝酒后讲话就很大声,还容易打架闹事,所以我们只提供茶和咖啡。”

“这些细节听起来很简单,但它们往往决定成败。当年优步(Uber)进军东南亚,一开始只能收信用卡,两年后才允许现金支付,那时Grab早就占领市场了。”

龚万鑫强调,一个空间是否成功,并不在于装潢设计,而在于它能够打造的客户社群规模。“把一个办公室装修得很美,只需要设计公司就能做到。共用工作空间最大的价值是社群,要有科技和规模支持,才能充分发挥社群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