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胜茶室第二代 就怕没有接班人

 

近年来新式咖啡馆在岛国开枝散叶,迎来一波波既讲究咖啡豆品质,又重视冲泡手法的咖啡文化。业者借助各式新颖冲泡器具,还原咖啡的真味,然而,万变不离其宗,最终还是得回到手工冲泡的初心。

 

本地传统咖啡店业者,在科技缺席的年代,在蒸汽袅袅的档口,按照前人的节奏,手工冲泡一杯杯独具南洋风味的咖啡。本版的“南洋咖啡”走访岛国传统咖啡店,从醇厚的咖啡香发掘人与事,为本地咖啡事迹记一笔。

丰胜茶室开了40多年,目前由第二代经营。茶室面积不大,餐饮传统而简单,顾客平日以上班族居多,周末则吸引家庭顾客。面对西式咖啡馆竞争与顾客转型,业者担忧,南洋咖啡或成绝响。

靠近红山地铁站的麟谷峇鲁(Lengkok Bahru),有一家40多年的老咖啡店丰胜茶室。店里没有餐单,特地为了保留传统风貌。

丰胜茶室的地点像是隐藏在排排的组屋中,店前一旁有一棵绿油油大树,跟红底金字的复古招牌相映成趣。咖啡店有如马来西亚的老咖啡店,除了一个面摊,就是冲泡咖啡和烘烤面包的档位,地方不大,但午餐时段总是坐满顾客。白色瓷砖墙,泛黄圆钟,随风飘动的跑马日历,颇有岁月的韵味。

由于咖啡店每隔一周的星期日休息,店里还特地挂着牌子写道:“This Sunday Open”,为了不让顾客白跑一趟。

程文霖(58岁)是丰胜茶室第二代店主。他父亲在1955年代创办位于海格路的兴好莱坞餐室,舅舅则在1950年代创办丰胜茶室,碰巧家族纷纷都在经营咖啡店。程文霖说,大概在2010年,兴好莱坞餐室结业,几年后,舅舅也因年纪大,在2016年把丰胜茶室交给他经营。

程文霖是丰胜茶室第二代店主。
程文霖是丰胜茶室第二代店主。(陈来福摄)

保留传统点餐方式

咖啡店不没餐单,为了保留传统风格,程文霖说:“顾客会在收银柜台问有什么吃和喝的,我们想保留传统咖啡店的点餐方式。”

就如其他经典传统咖啡店,这里的招牌是传统烤面包和蒸面包早餐。

丰胜茶室的传统蒸面包咖啡早餐。
丰胜茶室的传统蒸面包咖啡早餐。(陈来福摄)
传统烤面包。
传统烤面包。(陈来福摄)

程文霖说,现在越来越少人愿意做蒸面包,因为很多店家为求便利,只用一种面包如Gardenia,但这款面包可以做成烤面包,却不适合用来蒸,只有传统海南白面包才做得出蒸面包的传统口味。

“蒸面包的优点是,老人家比较容易吃,年轻人也对它好奇,因为少看到。”

店里的咖啡豆也很讲究,程文霖说,那是自父亲的年代沿用至今,“父亲当时选用来自巴西最好最贵的咖啡豆。”

至于茶叶,他说大多数业者都用来自印度尼西亚的茶叶。

丰胜茶室没有自制咖椰,十多年来都跟同一家供应商拿货,甜度适中,适合顾客口味。

餐饮选择多年来大致上没有变化,除了增设人气乌打(otah)面包,以及“季节性”的咖喱鸡,天气太热时就没卖咖喱鸡。

丰胜茶室的人气乌打面包,早餐的另个选择。
丰胜茶室的人气乌打面包,早餐的另个选择。(陈来福摄)

始终是夕阳行业

咖啡店有不少三代同堂的顾客,以前的顾客群以邻居街坊为主,现在平日是上班族较多,周末则是家庭顾客居多,近年还有来自马国和印尼等地的游客,一尝南洋传统早餐风味。

尽管午餐时段顾客源源不绝,程文霖感叹传统咖啡店仍是夕阳行业,工作时间太长,从早上6时到晚上11时,年轻人都不愿意接手。当初,他也曾经不喜欢在咖啡店工作。

“我在小学时开始在咖啡店帮忙看店,中学时学冲泡咖啡,我有个时期不喜欢咖啡店,因为工作时间很长,不想把青春都被咖啡店‘买’走。”

程文霖在1990年代从事房地产业,后来父亲中风,他不忍见父亲辛辛苦苦经营的咖啡店生意就此结束,于是决定接手。

“咖啡店是家族生意,如果不继续经营太可惜了。我也希望有第三代接班人,以后就看侄儿的意愿了。”

相比以前和现在的传统咖啡店文化,程文霖回忆道,那个年代富有人情味,老顾客会到咖啡店跟父亲闲聊,大家像朋友,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就顾着看手机,有时问他们问题也不回答。

以前的老顾客喝惯南洋咖啡,他们的嘴比较叼。

“在父亲的年代,顾客喝咖啡很讲究,稍微有差别,他们就会问,为什么今天的咖啡比较酸或是不够厚?或是问我们有没有换咖啡豆?现在年轻一代喝惯了西式咖啡,喜欢在有冷气的环境喝拿铁咖啡(Latte)或卡布奇诺(Cappuccino)。传统咖啡店环境那么热,一般年轻人也不太会欣赏传统南洋咖啡,喝不出分别。”

程文霖认为,传统咖啡店很可能会渐渐消失,“主要看下一代是不是懂得珍惜传统咖啡文化,如果他们认为失去传统咖啡店太可惜,或许还有些希望,传统咖啡店就可以走得长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