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名牌皮夹触发灵感 开创皮革DIY事业

弄丢了名牌皮夹,却意外找到了皮革事业。

28岁年轻头家陈永豪几年前丢失皮夹后因不想再买同一款皮夹,索性自学制作皮夹。几年下来,他发现自己爱上了皮革制品,去年决定当起全职皮匠,教人如何以皮革自制各种用品。

陈永豪的工作室位于哈芝巷(Haji Lane)的一个2楼单位,里头摆放的皮革品种类繁多,包括皮夹、背包,还有专为小朋友设计的皮卡丘和美国队长外形的零钱包。

曾是一名全职军人的陈永豪在去年约满后,决定和中学同学一起成立名为Crafune的皮革工作室,专门教人怎么自制手工皮革品。

陈永豪说,会一脚踏入皮匠这一行业,要从五年前弄丢名牌皮夹的故事说起。

“那时,我上网买了140多元的名牌皮夹,等了两周后才看到它。怎知才用不到两周,我就在兵营里把它弄丢了。”

心痛之余,陈永豪也面临另一项选择。“我究竟该再砸钱买皮夹,还是干脆买皮革,自己缝制皮夹呢?”

浏览了几个网站后,陈永豪发现皮革价钱远低于皮夹,而且不用等两周就能收到货,因此做出了决定。

之后的几年,陈永豪开始在网上,以及向本地供应商购买皮革,上网观看各类DIY视频,在家自学制作皮革品。

陈永豪说,工作压力不小,但每次回到家里的小工作室,开始缝制皮夹、零钱包等物品时,总感到特别平静。

开班授课 传承技艺

年轻头家坚持用较环保,品质更高的植物鞣制皮革,确保顾客能做出能代代相传的皮革品。

陈永豪和生意合伙人马忆心(28岁)除了开班授课,两人也在工作室里售卖教消费者如何不上课也能自制简单皮革品的“DIY包包”,包包里面装有皮革、工具和说明书。

两人说,因为坚持用植物鞣制(vegetable tanned)这类品质和价格都较铬鞣(chrome tanned)革高的皮革,因此他们所开的班和卖的DIY包包,价格比市场上的竞争者高。

陈永豪解释,植物鞣制和铬鞣的分别,在于用植物或是用化学物品在皮革上加工,植物鞣制皮革在加工工程中,不会让工人染上皮肤病。

不少顾客会被植物鞣制皮革的价吓跑,但陈永豪不愿因此改用便宜,品质却较差的铬鞣革。

他说:“植物鞣制皮革能让人用上好几十年,那是它的魅力所在。我们的理念是,让顾客做出能代代相传的物品。”

手艺传达爱意

工作室的名称来自巴西用语,有疼惜所爱的人的意思。

马忆心告诉记者,工作室的名称来自“Cafune”,语义为“用手指抚过所爱的人的头发”,是巴西文里独有的文字。

“加了一个r字母,就变成类似英文里的‘Craft’,也就是手艺的意思。”

陈永豪解释,两人希望到他们工作室的人,能透过自己的手艺,为朋友、家人,传达自己的爱意。

他说:“有的小朋友到这里来,为爸爸制作皮革品,有的男士过来,为女朋友缝制皮夹。无论手工好坏,收到礼物的人都会很开心。”

“新加坡人普遍不善于用言语表达爱意,希望我们的工作室,能让大家用行动来传递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