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挑一取精华滴滴油香飘万里

香浓味美的咖椰酱、浓郁芬芳的香麻油、松软可口的包点和色彩瑰丽的娘惹糕,这些伴随着许多新加坡人成长的本地食品和调味品,不仅融合了本地多元文化的美食精髓,也凸显了南洋独有的风情特色。

“南洋风味·商场突围”新中小企业系列介绍四家公司如何在保留传统美食风味的同时,以新式经营手法和产品,开创更广大的天地。

南洋风味不仅仅是本地口味。

每一种风味,都是前人漂洋过海、落地生根、成家立业的成果。创造风味的每一步更少不了勇气、奋斗与永不言败的精神。每一代继承人,还得经得起新的挑战。唯有坚持原则,守护品牌,南洋风味才能在转变中不失其根本。

志成麻油的一点一滴,便承载着这一切。

本地著名家族企业,志成油厂的执行董事林启源是第三代掌舵人,而创办人便是林启源的爷爷。爷爷当年初来乍到,先在亲戚家中打工,后又尝试做小买卖。二战结束时,食用油短缺,可椰子到处都是。爷爷看准良机,在1943年创业建厂,生产食用椰油。但随着国家开始发展,土地日益被开发,椰子越来越少。要生存就得变通,志成油厂后来便在1956年,开始转向生产麻油。

志成油厂是最早从人力压油的传统方式,转换为启用机器生产麻油的公司。不仅如此,第一台机器还是爷爷亲自设计的,再由他亲自监督机器的组装。这台机器提高了产量和质量,达到爷爷追求的麻油“香”与“纯”。

产品都需要商标,因林氏家族的祖籍是福建省泉州浮桥镇高山村,便选用了福建省泉州的地方标志,即开元寺前二塔——东塔为“镇国”,西塔为“仁寿”。据说,一塔为师傅所建,另一塔则是徒弟所建。

爷爷后来把生意交由长子,即林启源的父亲,带领弟弟们把家业推向更高峰。为此,父亲自1986年起,尝试开拓海外市场。为了提高国内及出口销售,他也开始采用自动化生产和包装。

林启源直言:“创业难,守业更难。”轮到他接棒时,他表示:“既要在前人的基础上做得更好,还要有突破,将祖业发扬光大。”他的任务包括提升品质及其测试、改进生产线、让产品与时并进,同时壮大现有规模与海外市场。在这个过程中,还得守护原则、品牌与声誉,才能不辜负顾客的信赖。

林启源自小受爷爷熏陶,虽然念的是工商管理,却情系机械工程。服役后,他在公司待了一阵子便离开,希望借此扩大视野,丰富人生经验。

后来,在父亲的要求下,他于1999年重返家族企业。他记得当时,本地尚有15家麻油厂商。但市场终究太小,年长创办人在青黄不接的情况下相继退休,如今只剩下四五家了。

林启源说:“制作食品是比较辛苦的工作,赚的是血汗钱。年轻人比较喜欢更舒适的行业。”

要经营家喻户晓的老字号,着实不易;若要创新,林启源笑说“很辛苦”。老商标、老品牌胜在顾客对品质的信任。但他指出:“许多老传统、老方式、老概念、老包装……里头的‘老’字,往往是一成不变地守旧。但‘老’程序一定要有突破,不可以原地踏步,因为世界一直在变,我们不可以固步自封。”

顺应时代变迁 提升生产线

至于如何提高产品的整体品质,林启源表示一定要从原材料开始,因为品质能否提升,取决于原材料的素质。换句话说,就是从采购开始讲究。

创业初期,芝麻油需求不高,产量有限,无法直接进口芝麻,必须通过贸易行才能买得到,没有主控权。结果出口到海外时,因为没达到对方的食品指标,例如麻油中的苯并芘和酸价不达标,无法进入当地市场,阻碍了公司拓展海外业务的计划。

到了2005年,随着麻油的需求和产量逐渐增加,公司已有能力自己处理进口。加上资讯科技的发达,让公司找到更多生产芝麻的原产地,并开始研究不同原产区、质量、品种、甚至不同季节生产的芝麻,如何影响最终的品质。

早期的芝麻都来自中国。公司后来还去了斯里兰卡、印度、非洲和巴基斯坦等国家收购芝麻。收购后,先在原产地进行第一轮筛选;芝麻运到新加坡后,再经过公司的二度筛选。

除了食材,生产线的运作也很重要。好些年前,林启源便看中了一台约50万元的欧洲自动化包装机器,能极大幅度地提高产量。但是,为了能“驾驭”它,林启源得确保公司有足够的销售量及盈利。三年前,他终于放心地买下这台机器,包装部也因此不再需要很多员工。林启源在不裁员的情况下,灵活地重新调配员工,还顺带提高了每一名员工的效率。

增强实力之余也要修补缺漏,找出及解决所有生产线中出现的及潜伏着的问题,进而提高产量,间接降低成本。

状况变契机 改变包装提高销量

掌握了更好的品质与生产方式,下来就该轮到包装了。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产品更要包装。改变包装后,林启源发现销售量确实有提高,尤其是海外销售量。改变的不仅仅是样貌,包装设计的每个环节与细节,都会影响顾客的购买与使用体验。

现有包装已经沿用六年,但从构思到改变,则耗了漫长的10年。这10年虽非平坦直路,但每个不得已的转弯,都藏有提升的契机。

当初遇上的一个状况,便是合作多年的玻璃瓶厂商,决定终止合作,以致公司得立即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最终,在另一个国家找到厂商,才解决了燃眉之急。

但林启源说,重新设计包装的关键是瓶盖。寻觅多年、几经辗转,林启源终于找到了理想的瓶盖供应商。原以为下订单就可了事,没料到对方要求检验玻璃瓶,而且瓶子必须达标才肯把瓶盖卖给他们。

好事多磨,林启源说:“那时,刚合作的玻璃瓶厂商,制作出来的瓶子只能算是勉强过关,所以瓶盖供应商还是不肯把瓶盖卖给我们。”与其放弃瓶盖,他选择寻找品质更好的玻璃瓶工厂,再次花重金打造磨具,制造达标的瓶子。这回,对方终于点头了,志成麻油也掀开了新的一页。

林启源的这份坚持,还博得一位年过八旬的老太太的表扬。林启源说老太太通过儿子发送电邮,表达了对新瓶装的认同与支持。

公司接下来,仍旧主攻欧美唐人街市场。林启源指出:“我们在英国、奥地利、荷兰、美国等20多个国家都有业务。希望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志成麻油。”至于区域,他觉得越南、柬埔寨等新兴市场,也极具潜力。

林启源认为,饮食是一种习惯,要打入新市场,务必事先做足调查,了解当地人偏向哪些食品,再以配合这些食品的方式,融入自己的产品,或通过现场示范,或采用食谱设计。

志成麻油的顾客群除了华人,还有马来同胞、洋人和素食者。除了麻油,公司还生产了一系列的料理油,方便忙碌的都市人使用。这都是充满潜质,有待发展的方向。

志成油厂预计明年中旬迁入新厂,届时放下陪伴多年的设备,换上精心设计的装备,迈向另一个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