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教师转跑道 咖啡香中授花艺

离开舞台的聚光灯,摇身变成花艺师兼咖啡座“头家”,陈昱彤以不一样的方式诠释生活,传达情感。

来自中国、现已成为新加坡公民的陈昱彤虽年仅31岁,但已有不少人生阅历。

年少时,陈昱彤报读的是中专学校,专研舞蹈。毕业后,她透过学校的合作办学计划,争取到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NAFA)求学的机会。17岁那年,她独自离开辽宁,到新加坡生活,到NAFA主修舞蹈。 

考获文凭后,陈昱彤成了舞蹈老师,也参与一些演出项目。

她说,当了约三四年的老师后,因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开始感到乏味,想尝试新事物。“我一直对设计感兴趣,过去表演时,也会参与舞台服装设计。舞蹈外,我也较喜欢时尚和摄影等……后来,我成功被拉萨尔艺术学院录取,专研服装设计。”

陈昱彤透露,那段日子一点都不容易挨,由于自己毫无设计背景,必须加倍努力。但入学一年后,她却因身体出了状况,必须休学。她说:“虽然无法完成学业有些可惜,但生活却有了其他机遇。”

休学期间,陈昱彤曾短暂涉足婚纱摄影生意,也在那时,接触到花艺工作,最终还爱上它。

陈昱彤说:“当你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就会上网查找相关视频,关注一些大师,希望能向他们学艺,得到大师的真传。”

为在花艺方面有更高的造诣,陈昱彤自掏腰包,到北京、韩国和日本学艺,并在同一时间经营花店生意。

“当时出国就去学习,回新后就接生意,这种情况维持了一年左右。”

周游列国时,她发现当地有不少结合花店和咖啡座概念的地方,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本地经营这门生意。

就在今年,陈昱彤花店租约恰好到期,她又物色到好地点,便决定落实自己开设花店兼咖啡座的梦想。从室内设计到监工等,都由她一手包办。咖啡座开业虽不到半年,但已有不少广告和微电影的制作团队,到她的店内取景。

陈昱彤说:“这一路走来,我没有后悔,虽然失败过,但那是迈向成功的过程……如果没有踏出舒适圈,如今我应该还是一名舞蹈家兼舞蹈老师。”

第一次做生意便受挫

第一次尝试做生意,便碰到挫折。

休学期间,陈昱彤有个从事摄影工作的朋友在寻找伙伴,一同经营婚纱摄影生意,获悉她主修服装设计,便找上她。

对方希望把中国国内办理大型婚宴的模式带到新加坡,并称已做了功课。

经过一两个月的思考,陈昱彤答应加入,可是就在准备开业时,却出现了状况。

她说:“我在订购婚纱后,对方突然说不想做了,可是我的货已到手……最后,我决定一人抗下整个生意。”

陈昱彤说,接管生意后,她仔细研究这个市场,才发现其实本地人,甚至是在这里打工的中国人,都比较节俭,不倾向于举办过于铺张的婚礼,反倒比较喜欢较简单的仪式。

经营婚纱摄影生意一段时间后,由于喜欢上花艺,陈昱彤在碰到一名愿意接手店里婚纱的人后,便逐渐把生意重点放在花艺方面。

上咖啡座先逛‘花市’

经营咖啡座时,陈昱彤讲究顾客体验,希望食物好吃又好看。

位于直落古楼路一带的Cafe de Nicole’s Flower,结合了现代和复古风,咖啡座入口处主要是陈昱彤进行花艺的地方,希望营造“花市”感觉,走进里头后,则是提供餐点的咖啡座。

陈昱彤说,店内的许多摆设品、灯饰、家具和餐具等,都是她过去旅游时购买的。

她说:“以前这些东西都摆在我家,购买时,从没想到它们会成为我的咖啡座的一部分。”

至于咖啡座如何避免陷入中看不中“吃”的局面,陈昱彤回应说,餐点都是经过她与咖啡师和厨师仔细研究,在列入菜单前,也邀请亲友试吃,以收集反馈进行改良。

陈昱彤也提到,不少男士都会在咖啡座内为他们的女友或妻子庆生,甚至求婚。

“他们往往会悄悄上前,让我们帮忙准备小花束等……很高兴可以帮忙他们传达幸福,这似乎是一种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