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师放下教鞭 改卖芬兰草梅

在大学常教学生,若要做创新的商业尝试,须往还未或鲜少有人涉足的方向进行,现年41岁的讲师梁明栋本身也逐渐受启发,萌生创业念头,决定“一路向北”到遥远的北欧国家芬兰找寻商机,成为本地首个售卖芬兰草莓的分销商,更一心想成为连接芬兰与新加坡的关键桥梁。

《联合晚报》报道,梁明栋原是新跃大学(UniSIM)(现为新跃社科大学)的讲师。2016年,他毅然离开任教了九年的学校,成立一家名为“The Next Twenty”的顾问公司。

谈到为何转换跑道,选择自己创业,他受访时指出,当时他受委协助新跃大学转型成为新跃社科大学,在机缘巧合之下有机会到欧洲考察,吸取当地企业转型的经验。他在过程中加深了对于芬兰的了解,并发现新芬两国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也有无限互惠互利的潜能。

梁明栋举例说:“例如在教育,新芬两国的教育体系全世界数一数二,我们近年来着重透过实地体验学习的做法其实源自与芬兰,而芬兰也开始注重精进人民的技能。我在这当中看到很大的合作机会。”

The Next Twenty主要打理的商业项目涉及食品与生活、教育以及网络安全。这三个领域可说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梁明栋说,根据他的实地研究和探查,这三个领域存在着新芬两国透过合作互惠互利的最大潜能。

接网购订单才进货

梁明栋对新鲜及具独特口感的材料很有兴趣,他的名厨弟弟梁明楠(Eric Neo)更是这方面的专家,对美食颇有研究。他说,芬兰地质及季候环境优越,所种出的水果和蔬菜品质良好,但本地几乎完全没有当地食材的分销或代理商。

梁明栋三年多前到芬兰找寻商机时,发现当地盛产草莓,他品尝后觉得,芬兰草莓的味道不亚于本地常见的新西兰、澳大利亚及韩国草莓。论价格,由于梁明栋向原产商直接引进草莓,每盒草莓的价格虽比大众化等次的常见品牌来得贵一些,但价位仍处一般消费者负担得起的水平。

换句话说,芬兰草莓的价格虽比一般常见的草莓品种要高一些,但比起日本高档次草莓则要低许多,口味则旗鼓相当,比常见的新西兰或澳洲草莓要丰富及厚实得多。

他说:“我们特意选择不在零售店面或超级市场摆卖芬兰草莓,因为在这些场所,卖新鲜蔬果得支付非常高昂的费用,如果货品没卖完,成本得自己承担,而且还会造成浪费。”

梁明栋说,他引进芬兰草莓至今从没滞销,所有货品是在接到网购订单后,才向产商购入,而货品每一次抵达都被一扫而空。

准备引进芬兰其他食品

到遥远的北欧小国芬兰开拓商机,引进当地草莓的经过并非一路顺遂。梁明栋坦言,大多数本地消费者对芬兰非常陌生,引进的新产品难免会无人问津,但因为品质优越,草莓便靠口碑获得大众欣赏。

他说,公司除了从芬兰引进草莓,也引进巧克力及饮料等较能获得大众接受的产品。接下来几个月内,公司也将同本地一家知名酒店合作,举办以芬兰食材为主题的早午餐活动,借此让饕客一饱口福,也推广芬兰食品。

在网络安全方面,梁明栋的公司也将在今年内同芬兰签署合作协议,让两国的网络安全相关机构及单位可互相学习,了解彼此如何处理网络安全事故等。

被问及单枪匹马到芬兰寻找商业契机的挑战,梁明栋说,起初确实求助无门,但靠自己不屈不挠的精神,他一步一脚印地探寻机会,终于打下自己在芬兰的商业与人际网络,得以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