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剑客携猫咪创电玩宇宙

过去形容一个人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会说这是在“游戏人间”。但在娱乐产业快速崛起的今天,游戏已成为许多人的终身事业,并变换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根据市场调查公司Newzoo去年的预估数据,新加坡游戏业每年收益约3.19亿美元(约4.4亿新元),位居全球第36名,仍有广阔增长空间。新加坡游戏公会资料则显示,本地有超过120家活跃的游戏相关业者,当中三分之二从事内容开发。

本轮中小企业专版访问投身游戏行业的创业者们,看他们如何从各种形式的游戏中发掘商机,玩出一片新天地。

游戏人生 ·玩出市场

“我们打算做九部游戏——因为猫有九条命!”

本地畅销电玩游戏《喵咪斗恶龙》(Cat Quest)即将推出第二部,游戏开发者黄良伟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半开玩笑地立下这个宏愿。他说,美国的漫威工作室(Marvel Studio)有“漫威宇宙”,他们也希望能打造一个“喵咪宇宙”。

《喵咪斗恶龙》自2016年推出以来屡获殊荣,先后夺得2017年GameStart电玩展用户推崇奖和2018年台北国际电玩展最佳独立手机游戏奖,并入围2018年美国D.I.C.E.游戏大奖的年度手机游戏奖,去年还登上iPhone新加坡付费游戏畅销榜。

这款制作精良的游戏,由黄良伟与两名同伴设立的独立游戏工作室The Gentlebros开发。三人曾在日本知名游戏开发公司光荣特库摩(Koei Tecmo)共事,30岁的黄良伟和28岁的塞雅兹(Nursyazana)负责游戏设计和美术,31岁的何建扬则是程序员。他们不仅年龄相仿,在公司里的座位也排在一起,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在大公司制作游戏的日子虽然稳定却枯燥。塞雅兹说:“你只是组成巨大机器的齿轮之一,日复一日做着相同的工作。时间久了,我们就决定出去试试自己能走得多远。”

三人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了一款手机游戏Slashy Hero,从中赚得第一桶金。过后他们又向标新局(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前身)申请到一笔津贴,凑足The Gentlebros的启动基金,踏上辞职创业之路。

“几乎每个游戏从业者都期盼有一天能自己开发游戏,但当那一天到来时,你会突然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黄良伟笑着说,《喵咪斗恶龙》就是在一系列阴差阳错中诞生的。  

黄良伟最初想制作一款名为“拷贝猫”(Copycat)的舞蹈游戏,让玩家通过模仿舞蹈动作闯关。他们为此设计了一只卡通猫咪形象,但过后发现游戏模式太单调,便决定改为当时正流行的放置类游戏(idle game),依然沿用猫咪为主角。

三人埋头打造一系列的角色和布景后,惊觉放置类游戏的人气已经开始走下坡,等到游戏上市,恐怕难以吸引到玩家,这让游戏开发再次受阻。

回想起这段经历,何建扬感慨:“市场潮流天天在变,还没等我们追上来,那阵热潮就已经褪去了。最好的方法还是做自己喜欢的游戏,吸引志趣相投的玩家。”

专注游戏品质 采付费模式

经历几番波折,三人决定回归他们最擅长的开放世界角色扮演(RPG)游戏,讲述身为猫咪的主角为拯救被恶龙掳走的妹妹,在猫之王国展开冒险的故事。《喵咪斗恶龙》就这样应运而生。

这款跨平台游戏在手机上售价4.99美元(6.98新元),在电脑和游戏主机上售价为12.99美元。黄良伟说,如今许多游戏都通过免费下载来吸引玩家,然后在游戏过程中向玩家收费,但他们选择反其道而行之。

“游戏内收费模式要求开发者不断更新关卡和道具,维护和更新成本高昂。付费游戏能让我们更专注于游戏本身,我们也相信有足够的玩家愿意为优质游戏付费。”

但他也承认,对于一个籍籍无名的开发团队,一开始就发行收费游戏是“很冒险的举动”。到了开发后期,为确保公司不会弹尽粮绝,三个人决定停领薪水,而一停就是八个月。

负责财政的塞雅兹说:“我们设想过,如果到时无人问津,就把游戏改为免费。如果那样还是吸引不到玩家,我们就得散伙,各自再找工作。”

所幸《喵》推出后一炮而红,至今在全球已卖出40万份,为团队带来数百万元进账,也为后续运作提供充足资金。公司去年还增聘一名程序员,加快游戏开发进度。

The Gentlebros将在今年第三季发行《喵咪斗恶龙2》。新版本增添了“狗狗王国”版图,玩家除了自己操作,还能和同伴并肩作战。除了原有的手机、电脑、Play Station和Switch主机平台,《喵2》也将登录微软旗下的Xbox平台,让更多玩家能接触到这款本土制作。

身兼数职是创业最大挑战

谈及创业过程中的挑战,三人一致认为,比起开发游戏,更难的是打理公司事务。黄良伟说,在大公司里他们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创业后却得身兼数职。塞雅兹负责法律和财务,“确保我们不犯法”;何建扬担任技术客服,要随时帮玩家排除技术故障;黄良伟本人则要和发行商打交道,并打理社交媒体平台。

说到这里,他突然一拍脑袋:“对了,今天是国际猫咪日!我应该在社交媒体上发点东西。”几小时后,《喵》的官方面簿专页就上载了一段新游戏动画,引来230多人点赞。

尽管人人分身乏术,但The Gentlebros还不打算大肆招兵买马。黄良伟认为,创业初期最重要的是把产品做好,“如果团队一下子变得太大,我们在管理和沟通方面要耗费许多精力,反而难以专注于游戏。”

向漫威看齐 打造游戏宇宙

在许多行业犹如金字招牌的“新加坡出品”,在游戏界却不太管用。黄良伟说:“很少有玩家关心这个游戏是哪个国家出品,他们只在乎它有多好玩。”

但他也记起曾在游戏展上遇见一名刚入行的本地开发者,对方告诉他得知《喵》是新加坡制作后备受鼓舞,“这让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多了一点意义。”

何建扬补充,游戏行业风险较高,国人心态又倾向保守,“许多人既想成功,又怕失败,这样很难踏出创业的第一步。”

塞雅兹则建议想要投身这一行的年轻人先在游戏公司磨炼几年,等到技术成熟后再自立门户,成功概率较高。

这个年轻团队对于自身的期许也很简单:活下来,向前走。

何建扬说:“漫威工作室为全球漫画迷打造出‘漫威宇宙’。我们也希望能建立一个强大的游戏品牌,带着它不断前行,让更多人爱上我们建构的世界。”

市场潮流天天在变,还没等我们追上来,那阵热潮就已褪去了。最好的方法还是做自己喜欢的游戏,吸引志趣相投的玩家。

——The Gentlebros创办人游戏开发者黄良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