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花永不凋谢 多彩持久渐受欢迎

由真花制作而来,却如人造花一般多彩和持久,永生花这一独特的花卉制品已经越来越收到人们的垂青,更多人也开始懂得如何欣赏这类比鲜花持久的“仙花”。

本地高端花店The Floral Atelier创办人周莉莲,过去几年通过独特的永生花在我国花卉界中另辟蹊径,开创了自己的一片市场。

她自嘲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痴”,无论是鲜花或永生花都爱不释手,但后者的魅力和实用性更彻底征服了她的心。

为让国人更了解何为永生花,公司不惜成本,推出一款主打名为“永恒系列”的永生花,品种超过50个,从世界各地寻找当地本土花卉,来源地包括如亚洲的日本和中国,更远至非洲肯尼亚和南美厄瓜多尔等。

“起初一些顾客觉得永生花太贵了,认为不就是类似于假花吗?但是经过这几年的市场发展,大众对永生花的理解更深更准确,也明白永生花出众的质量肯定对得起它们的高昂价格。现在有越来越多男性愿意花更多钱买永生花送给爱人。”

她透露,上门的顾客平均花费195元,乍听之下可能会让人却步,但精打细算后会发现其实这样更划算。

与只有短短数日寿命的鲜花相比,永生花永不凋谢,只需保持干燥,避免日晒,也不用任何其他保养。

“永生花比鲜花坚强多了,但它又是真花,所以还是须要去爱护它。这种坚强和脆弱并存的独特性让我感触良多,很难不爱。”

周莉莲也说,由于新加坡气候潮湿,永生花容易发霉,但还是能在本地能维持一到两年左右,因此颇受顾客青睐。

制作过程繁琐  ‘保住’花朵最美时刻

永生花的制作过程繁琐复杂,又耗时耗力。

周莉莲解释,首先要在花朵最美丽的时候收割,送到合作的海外实验室进行加工。目前把鲜花制成永生花的方法超过10种,而制作者往往要根据花的个别种类性质而决定制作方式。

虽说如此,制作永生花的程序都少不了用机器将花朵里的水分快速抽干,固定形状,再由艺术师为花朵稍稍染色“补妆”。经过这一轮润色,每一朵花都色泽鲜艳,栩栩如生,乍看之下与鲜花无异,但却有如假花一般耐得起时间的考验。

除了种植以外,永生花的加工不仅须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也必须要有丰富的专业知识,才能展现花朵的艳丽。

周莉莲认为,永生花的制作是一门艺术,非常讲究,每个过程都马虎不得。花卉本身非常脆弱,没有犯错的空间。任何步骤如果出了问题,就必须从头再来。

也正因如此,永生花的成本和售价普遍比鲜花昂贵。

善心人为弱势群体 免费制作永生花摆设品

虽然永生花成本昂贵,但也有善心人士为弱势群体免费制作永生花摆设品,为他们的生活增色,帮助他们调整心态。

今年62岁的何金花,从年轻时就对五颜六色的花朵情有独钟,加上工作的缘故,更对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何金花18岁高中毕业之后就加入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当社工,一做就是44年,直至去年才荣休。

她回忆说,30岁那年,她感觉自己的人生来到一个分岔路。长年累月的社会工作让自己心情十分沉重,更怀疑自己还是否愿意继续当社工。

她一口气请了半年无薪假,远赴日本学习插花,远离让人压抑的社工工作,以平复内心。

对她而言,花卉的美丽能让人赏心悦目,进而改善一个人的心情,有疗愈效果。她说,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她后来还是坚持当社工。

去年退休之后,她更全情投入制作手工艺品。她千里迢迢地从日本带回永生花,制作成精美的居家摆设品。

“每一朵永生花价格是4块钱,每一个成品光物料就至少要好几十块钱。但是钱是身外物,我更想和别人分享快乐,不想计较钱。”

随着年底圣诞节和新年来临,她希望能把这些美丽的作品送给弱势群体,为他们的住家增添节日喜庆的气氛。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1月3日的《联合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