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夫妻聘边缘青年 授厨艺教生意技巧

达曼裕廊小贩中心的西餐夫妻档,规模虽小,收入也不高,但助人意愿大。创业约三年,两人先后聘请过约10名边缘青年,传授厨艺及打理生意技巧,希望激励他们发挥潜力,不要受限于弱势背景。

德仁·奥利弗罗(Darren Oliveiro,39岁)和太太刘喜临(34岁)在达曼裕廊小贩中心经营ButterNut西餐档口。由于登广告聘请兼职员工,两人接触许多来打工的青年,发现他们不少来自弱势家庭,有的十七八岁就辍学。

德仁说:“起初没什么问题,他们大多工作态度认真,但后来有些会突然不来上班。好不容易拨电或发短信找到人,有的会说,他们在外头惹祸或受朋友牵连被带回警局,无法回电。有的不够钱为手机预付卡充值。”

聆听这些年轻人心声后,德仁意识到他们有许多家庭问题,应尽量体谅和包容他们。碰到有人突然不来上班,太太只得放下看顾孩子等家务赶回来摊位帮忙。

经营摊位约一年后,德仁决定有系统地教导这些年轻人实用技能,包括烹煮、与顾客沟通,以及档口里外协调、点货订货等业务操作与规划,培养他们的纪律和责任感。他也让年轻员工学习用社交媒体为档口宣传。

为激励员工,德仁设计一套“晋升”计划,按学习进度和能力,分“新手”“领班”或“高级领班”等头衔,给予每小时6元至8元不等的工资。

德仁希望他所传授的技能,不仅适用于小贩档口,还可让年轻人打下基础,往后应用在其他领域。“与其整天说教,唠叨他们回校念书,不如鼓励他们趁打工锻炼技能,了解自己的强项,将来进修适合自己的课程。”

打工补贴家用 家庭问题复杂

奥利弗罗夫妇发现,来摊位打工的青年,往往为赚钱帮补家用,个人和家庭问题错综复杂。

德仁说:“有些青年和继父继母或对方孩子闹不和,有的声称被家人非礼,他们往往不想回家,就在外流连到凌晨。也曾有一个女生跑到男友家住,她母亲还找上我们的摊位找女儿。另外也有人未婚先孕,无法继续工作。”

有一些年轻人“闹失踪”后,又选择回来打工。德仁说:“有一名18岁女生辍学后来摊位打工三个月,她母亲嫌这里工资低,要她到超市当包装员,结果她消失半年。后来她因喜欢摊位的工作又跑回来。我们还是接纳她。如今,她更有纪律,成为摊位‘领班’,还会教导新手。”

他指出,不应凭一个人出身或年幼时表现,就给他们贴标签。“我希望给年轻人机会,通过在档口学习发掘自己兴趣和强项,将来找寻自己的出路。”

从边缘青年身上 看到当年的自己

自认曾是叛逆少年,西餐摊位老板在边缘青年身上,看到当年的自己,希望“拉他们一把”。他的梦想是多开连锁摊位,展开青年培训计划。

来自单亲家庭的德仁年幼时叛逆,被老师认为“不长进”,与同学一言不合还会“掀桌子”,母亲常被叫去见校长。

编入中学普通学术源流后,他在训导主任循循善诱下纠正行为,发奋读书,还被委任为校纪副学生长。后来,他参加跨校学生领袖营,发现自己与名校同辈表现不相上下,从此信心大增。

虽没误入歧途,德仁自认当年也算是“边缘少年”。“当年如果没有教师引导,学坏的概率可能是50对50。”

从义安理工学院化学工程课程毕业后,他先后当过夜店巡场(bouncer)、银行客户经理,也从事过活动策划,后来认识餐饮界朋友,学会做西餐,转转当起小贩,做自己的老板。

德仁如今想帮弱势青年寻找职业和人生方向。他希望多开几个摊位,边经营生意,边开办青年培训计划,传授厨艺和餐饮营运。

获益课堂辅助计划 儿子起跑点不落人后

当小贩起步不易,两个幼子学习又需引导,奥利弗罗夫妇在职总优儿学府援助下,让孩子有学习支援,参加增益活动也有津贴,夫妻俩减轻不少负担。

夫妇经营摊位月入约1500元,两个儿子分别7岁和5岁。长子今年上小一,幼子就读职总优儿学府位于永安路的幼乐园(My First Skool)。长子之前也就读同一所幼乐园。

除了享有政府托儿津贴,他们两个儿子都曾获职总优儿学府光明前景基金(Bright Horizons Fund)援助,校服等上学用品、郊游活动皆免费,一家人还能免费参观如趣志尼亚(KidZania)等寓教于乐的景点。

最令德仁欣慰的是,儿子获益于幼乐园的课堂辅助计划,起跑点不落人后。他说,幼乐园的教师发现长子阅读有些障碍,建议让他接受援助。在学习辅导师帮助下,长子阅读能力大有进步,升上小学后适应良好。幼子目前在接受该计划援助,学习上提高了自信。

刘喜临说,她和丈夫有机会上育儿学习坊,更了解幼儿的心理和情绪,有助他们减轻育儿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