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不怕脏 拼出300万元营收

对于大多数国人而言,“清洁工”是门苦差事,常以有色眼镜来看待这项工作。

不过,本地却有两位年轻小伙子不以为然,他们不仅在清洁生意中挖掘百万商机,更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  

现年29岁的吴伟毅是本地清洁公司A1 Facility Services创办人,2013年退伍之后便选择投身创业。在零资金的情况下,他自己先下手到别人住家帮忙打扫卫生,再一点一滴累积资本,生意靠口耳相传而逐步扩大,之后也聘请更多人手。

吴伟毅接受《联合早报》电访时透露,自己最初月收入大约1000元左右,而公司生意是经过三年打拼后才迅速上了轨道,年收入倍升至10万元。在不到七年的时间,公司营收更突破300万元大关,员工规模达至150人。

他坦言:“家人一开始并不支持我创业,他们的想法是希望我毕业之后可以进入企业工作,找份稳定收入。对他们来说,创业意味着走出舒适圈,面对很大风险。因此,我必须一直努力向他们证明我是可以办到的。”

如今,公司清洁服务的客户对象是以商业大楼为主,生意量占七成,服务范围包括办公楼、工厂等;另外则是私人住宅,包括向组屋、公寓和豪宅等提供钟点清洁服务。

为了进一步拓展公司业务,吴伟毅去年也收购王俊杰(29岁)的虫鼠防治公司,而两人早在淡马锡理工学院就读时便相识。

除了清洁打扫和虫鼠防治之外,A1 Facility Services也提供专业消毒。由于本地4月7日起实施严格病毒阻断措施,吴伟毅表示清洁服务必须暂停,客户对消毒服务的需求却急速上涨。

公司之前每个月都会到学前中心和诊所进行消毒工作,当冠病疫情暴发后,其他学校、餐饮店等也相继提出消毒需求,频率甚至从每月一次增加至每周一次。

至于收费方面,必须视消毒范围大小、人员需求以及具体工作细节等来决定,以三个小时以内便能完成的消毒工作为例,费用大约500元左右。但若是遇到出现冠病可疑病例或确证病例的地方,收费则会相对提高。

吴伟毅透露,为了奖励员工的奉献,当员工到疫情风险较高的地方工作时,工资也会额外增加5%至10%。

打造消毒通道助业者复工

眼见疫情蔓延对我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具有研发精神的吴伟毅和王俊杰,合力打造出一款消毒通道,希望有助业者安全复工。

这款消毒通道设计成一道小门廊,内建电离器会释放出工业级别的消毒剂,而门口装置的无接触体温测量器也会自动量体温。

吴伟毅说,消毒通道是在本地工厂制造,目前已接获10多名客户的订单,装置费用为4500元,但鉴于冠病阻断措施期间而无法生产,但他相信6月2日复工之后便能尽快完成订单交付。

而当大家目光都聚焦在对抗冠病疫情之际,在A1 Facility Services负责管理虫鼠防治业务的王俊杰提醒,我国骨痛热症防范工作其实也不容忽视。

根据国家环境局的数据,今年首四个月的骨痛热症新病例每周都有三四百起。

对此,王俊杰和吴伟毅两人也大开脑洞,利用3D打印技术发明一款灭蚊装置,适合居家使用,无需插电便会自动释放驱蚊剂。

而这款灭蚊装置已获得环境局的核准认可,目前是免费派送给客户,但公司计划未来推出市场销售,定价49元。

询及公司未来方向,担任董事总经理的吴伟毅已确立明确目标,将改善社会环境以及提升人们健康视为公司定位,并希望日后能带动更多怀抱同样理念的本地起步公司一起前进。

然而,身为“90后’的吴伟毅表示公司发展当前最大挑战是人力方面,因为年轻一代对“清洁工”带有一定偏见,认为是“肮脏的工作”(dirty job,低下的工作),他毫不讳言说道:“就算我肯给超过3000元的薪水,也不一定有人愿意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