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咖啡厅就为面对面玩一场桌面游戏

位于布连拾街(Prinsep Street)有这么一家咖啡厅,专为人们营造相聚空间,让他们面对面玩一场游戏。

秉持着让人们共享时光的理念,陈福源(49岁)于2005年设立这家主题咖啡厅“The Mind Cafe”,为顾客提供600款桌面游戏。咖啡厅采取计时收费模式,若只玩游戏,每人每小时收费5元(可另点餐饮),或可选择包括餐饮的游戏配套。

陈福源希望,顾客从一名学生升到大专生,再踏入职场、拍拖到成家,这五个人生阶段中,咖啡厅可为他们带来美好回忆。  这名创办人本身热爱桌面游戏,不仅从小喜欢与家人玩,甚至在2004年参加过“大富翁”(Monopoly)比赛。虽然没有获胜,但他深受启发,毅然辞掉稳定工作,从土木工程师转行从商,一心追求兴趣。

经过一年的市场调查,陈福源发现桌面游戏咖啡厅早在2000年盛行于韩国,但本地当时没有这样的主题咖啡厅。他于是看准商机,投入15万元积蓄创业。

陈福源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个概念当年在本地仍很新颖,开始时没有引起热烈反应,首三个月生意相当惨淡,每天平均100多元收入。后来,媒体记者写了一篇关于明古连街(Bencoolen Street)好去处的报道,其中介绍了这家咖啡厅,报导出街后的那个周末,咖啡厅满座,让我们忙到措手不及,不得不拒绝顾客。”

由于一炮而红,咖啡厅在半年内筹到更多资金,之后平均每年开设一家新分店,2010年巅峰时期多达五家,另以特许经营模式进军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不少商家也趁潮流分一杯羹,本地市场上一度涌现约10多个业者。

不过,随着我国综合度假胜地开幕,以及社交媒体和廉价航空旅游等新趋势兴起,年轻人有更多休闲选择,致使咖啡厅人潮流失。此外,生意成本节节上升,盈利开始走下坡,2011年后逐渐关闭分店,目前仅剩一家原店。

在多变的商界,变通是不二法门。为了增加收入来源,陈福源转向企业客户,让他们包场举办团队活动,最佳时期每周多达五个。可是,这让他面对另一个局限,咖啡厅最多只能容纳90人,无法应付较大型企业的要求。

陈福源说:“我原本计划在今年搬迁到一个可容纳200人以上的场地,但冠病疫情突如其来,接着我国实行阻断措施,生意大受影响,只得暂搁计划。但或许也因祸得福,希望在疫情结束后争取更好的租金。”

线上销售桌面游戏推出至今反应不错

阻断措施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网购瞬间成为趋势,陈福源再次改变策略,转到线上售卖桌面游戏。他通过虾皮(Shopee)电商平台设立线上商店,陈列多达200款桌面游戏。线上销售推出至今反应不错,顾客群大多是家庭消费者,有别于咖啡厅主要针对18岁到30岁的对象。

陈福源感慨地说,中小企业面对沉重的成本压力,目前租金是起步时的四倍,人力成本也不断上升,临时工的工资从当年的每小时3元5角增至12元。企业如今又面对疫情带来的冲击,和安全距离措施的限制,要生存下去唯有开拓更多收入来源如线上市场。

打电玩是深受千禧一代欢迎的休闲方式,但陈福源不打算改变咖啡厅主攻桌面游戏的策略。他认为,人与人之间需要实体互动,通过玩桌面游戏可以促进社交和情感交流,这样的体验是打电玩无法取代的。“很多人问我,为何要花钱在咖啡厅玩游戏?在家中有太多让人分心的事,即使聚在一起,也可能忙着做其他的事。如果愿意花一些钱,大家会更专心,而且比较有气氛,可以更投入去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