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自闭症青年手工串珠企业有温度

企业的使命是追求盈利,还是服务社会?近年来,本地创业界逐渐出现一些希望兼顾两者的社会企业,在创造盈利的同时,以改善社会问题为使命。

有的社会企业关心弱势群体,有的关注环境能否永续发展,并提出创新解决方案。本系列邀请四家社会企业的创办人,分享他们所关心的社会议题,以及计划如何解决或改善。

用一针一线串起的串珠,本地一名前建筑师不仅要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也希望赋予品牌灵魂与故事。

前建筑师朱婉君于2015年创立Eden + Elie手串珠首饰品牌,品牌以两名孩子的名字为灵感。

旅居美国20年,朱婉君大约在2012年带着两名孩子回到新加坡,“我希望他们有机会了解我生长的环境。”

在大学和研究所修读建筑科系,毕业之后从事相关工作,也曾在大学执教鞭,朱婉君说:“与其是建筑,不如说我喜欢设计。”除了建筑物,朱婉君还设计过家具。

回到新加坡,她先在一家企业担任全职顾问。与大部分人一样,日复一日过着上班生活,促使朱婉君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我希望从事一些自己热爱和有意义的事。”

我每一次走进工作室看见他们(自闭症青年工匠)专心地在工作,内心总是莫名充满了喜悦和感动。

与他们一起工作的这些年,我学会欣赏和接纳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Eden + Elie创办人朱婉君

栽培自闭症青年为工匠

当朱婉君决定创业,她的宗旨之一是为弱势群体提供就业机会。“我相信企业追求盈利与关怀社会并不互相排斥。”

Eden + Elie目前聘雇11名工匠,10名是泛自闭症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的青年。

朱婉君坦言,这不在创业初期的规划之内。她所设计的首饰全采用由日本进口且直径不超过2毫米的珠子所串成。由于朱婉君坚持所有首饰必须手作,等于需由人手一针一线将这些珠子串联起来,工匠须有极高的专注力才能完成。

于2018年加入Eden + Elie,成为共同创办人的卓伟文说:“一个手镯就有超过3200颗珠子,除了专注力,工匠还须有极大的耐性。”

朱婉君曾到海外寻找工匠,却无功而返,直到接触了新加坡自闭症资源中心(Autism Resource Centre,简称ARC),才找到最适合栽培的工匠。

除了能极度专注,泛自闭症障碍的患者通常须在安静的环境中工作,Eden + Elie正好提供合适的工作环境,因为制作该品牌的饰品无须使用机械或大型工具。

朱婉君形容,Eden + Elie的工作室就像图书馆般安静,“我每一次走进工作室看见他们专心地在工作,内心总是莫名充满喜悦和感动。”

说到这里,朱婉君不禁红了眼眶和语带哽咽说:“与他们一起工作的这些年,我学会欣赏和接纳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卓伟文也说:“他们有很多天分,做事也非常用心……只是他们的表达方式和我们不一样,人们可能不愿意多花时间去了解。”

他们(自闭症青年工匠)有很多天分,做事也非常用心……只是他们的表达方式和我们不一样,人们可能不愿意多花时间去了解。

————Eden + Elie共同创办人卓伟文

根据个别工匠优势 重新调整工作流程

家人之中都没有泛自闭症障碍患者,朱婉君透露,她大部分从一名朋友那里了解患者的特质。在协助泛自闭症障碍青年适应工作方面,新加坡自闭症资源中心提供了不少指导与支援。

新加坡自闭症资源中心执行董事林美云认为,通过适当的培训与支持,泛自闭症障碍患者有能力发挥所长,“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长处,例如高度集中、专注细节,以及有条不紊。”

林美云也说,泛自闭症障碍患者比较欠缺社交沟通能力和灵活弹性,在职场上经常处于劣势。“他们之中有些人即使能证明自己可以胜任一份工作,可能也无法长时间留任。所以他们需要更多像Eden + Elie这样的雇主,愿意根据他们的优势,重新调整一些工作流程。”

从设计建筑到设计饰品,朱婉君认为并无太大差异,两者同样讲求结构与材料。可是,她了解到泛自闭症障碍患者更重视固定的重复模式,因此在设计饰品上的图样时也会将这一点考虑在内。“如果我有新的设计,会先让他们熟悉一段时间之后才正式推出市场。”

卓伟文透露,我国实施阻断措施期间,工作室无法如常营运,日常生活和工作被打乱,给他们带来相当大的影响。

同时也是新加坡自闭症资源中心旗下的职业与职能培训中心主任的林美云指出,中心的辅导员和Eden + Elie为一些能够在家工作的工匠,合作开发了一套具备视觉指导的工具。“我们也协助他们的家人制定时间表,为他们安排日常的生活,例如做家务。”

阻断措施结束之后,大部分工匠已回到Eden + Elie。林美云认为,除了家人的支持,Eden + Elie愿意紧密合作,逐步重启工作室以及适时分享重启之后的安排,都让工匠们安心复工。“例如工匠们回到工作岗位,有时间先进行熟悉的工作,接着才学习新的设计。”

强调工匠精神的设计,Eden + Elie难逃冠病疫情的冲击,朱婉君无奈地说:“对每个人而言,2020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一年,我们也不例外。”

计划或有延迟,朱婉君坚定地说:“我们现在就是专注维持公司的营运,忠于使命,同时为复苏做准备。”

(四之一)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