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制造商随机应变 疫情中创商机

 

在病毒阻断措施期间,本地手工家具制造商Danovel无法生产家具,转而制作口罩赚取一点收入。随着居家办公普及,公司逐渐接到更多订单,也开始制造并售卖亚克力隔板,增加公司收入。

 

一场冠病危机,给本地手工家具制造商Danovel带来了机遇。

4月病毒阻断措施实行时,公司无法正常运作生产家具,转而制作口罩赚取一点收入的同时,也帮助弱势家庭和客工。

居家办公普及,公司在阻断措施期间开始接到更多的订单。

之后随着经济逐步开放,Danovel接到了更多商家的订单,例如一家娱乐场所为了要符合新的社交距离规定,来订购尺寸更大的桌子。

公司也开始制造并售卖亚克力隔板(acrylic barrier)。

Danovel第三代负责人袁颖志(38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阻断措施放宽后的一个月,销售额创下10年来的最高水平。这主要归功于公司打入B2B的市场。因此2020年公司的营收反而并未显著下跌。

袁颖志说,由于公司规模小,可以迅速作出调整来满足客户的需求。而同时,疫情期间企业客户从外国进口家具面对挑战,从而转向从本地订购。

Danovel的历史可追溯到1960年,袁颖志的外祖父许继钦为了养家,开设了一家家具公司。他观察到当时本地商家从中国进口沙发销售,但并不适合当时建屋局造的组屋,于是他和妻子一起手工制作小型的沙发。

之后许继钦的儿女也加入了公司。儿子随后开拓办公室家具领域,在台湾设厂,女儿许祥兰、也就是袁颖志的母亲,负责本地的零售家具业务,也就是如今的Danovel。

公司起初并不设零售店面,袁颖志母亲驾驶的车就是店面,接到顾客的电话,她便开车上门谈生意。

1996年,公司和一家客户合资在东陵购物中心(Tanglin Shopping Centre)开了首家零售店面。

其后公司也曾在多个地点开第二家零售店,但数次因为租金问题和其他原因搬迁,最终决定买下巴西班让路100号的一个店面。袁颖志说:“我们看好南部濒水地区的发展。”

Danovel一直以来重视手工制作的质量,但由于本地的租金以及人力成本不便宜,要出口到海外价格不吸引人。

于是公司于2010年在马来西亚设了个小规模的设施,但没想到当地的总经理竟然“出卖”公司,自己开业务来竞争。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袁颖志说,这促使公司拓展网络业务,在马来西亚生产,在本地市场销售,推出了Zest Living这个更大众化的品牌。

小公司可为员工带来更大满足感

在保持手工制作的传统时,Danovel也不断提升科技引入最新的机器,以提高生产力。例如,公司以20万元的价格购置了一台五轴切割机器,并获得政府津贴支助。

此外,公司也正在申请津贴购买一台具备人工智能的切布机器,这台机器能够辨识花纹来切布,还能避开瑕疵。

袁颖志说,这不仅仅提升了生产力,员工在掌握技术后,薪金也可提高,从而吸引人才加入公司。

他坦言在本地聘请员工困难,不过他认为小型公司提供了更大的满足感,“员工参与一样产品的完整制造过程,完成时会很有满足感。”相比之下,在大公司的话,员工往往只参与制造流程的一部分。

目前公司在马来西亚的工厂面积2万平方英尺,聘用了20名工人,在本地的工厂面积6000平方英尺,主要负责研发以及高档的订做服务,聘用了18人。

公司的旗舰产品是布艺沙发,使用进口名牌布料制作,同时也代理其他的家具品牌产品。

袁颖志表示,公司下一步是要加强市场营销和品牌推广,已经聘用员工负责社交媒体营销。目前公司四分之一的营收来自网上业务,其余的来自店面。

不过他说,顾客仍然倾向到实体店来看家具,也更容易沟通和订货。

谈到加入家具行业,袁颖志说:“我从小就和母亲一起跑生意,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兴趣。”他读的是电脑工程,毕业后加入策安保安(Certis CISCO),在质量管理部门工作。

他在毕业的两年后,也就是2008年,决定加入家族企业。可是2008年暴发的全球金融危机,让公司的营业大受影响,并且之后营业额一直没起色,直到公司2018年拓展企业客户市场。

电脑工程的背景,让袁颖志在推动公司数码化道路上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例如公司网页销售使用的数据库系统就是他设立的。

袁颖志坦承加入家具行业非常辛苦,往往一周七天都工作,而且收入也并不吸引人,“但是生活不仅仅是钱,新加坡的发展也不可能只靠专业人士。”

他指出,疫情的暴发凸显了制造业的重要性,我国应该保留先进的制造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