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不砸钱请外援开发产品自己钻研

“转型电力站”针对中小企业常见的挑战问题,邀请成功克服这些挑战的企业来分享经验心得。本文邀请两家不同领域的中小企业,分享传统企业如何追求创新及研发新产品。

无论是研发连子弹也射不穿的防弹玻璃,抑或是外形可爱的清洁机器人,两家本地中小企业身体力行证明,纯粹砸钱及依靠外援无法取得今日成就,需要老板们亲力亲为,用时间和精力换来新产品。

过去四年来,大地玻璃创办人林顺良(62岁)牺牲无数个应该在家休息的周末时光,投身钻研如何制作防弹玻璃,“没有人能帮到我,我就一直做,不间断地去尝试。”

尽管新加坡没有玻璃制造工厂,但有不少企业从事玻璃加工。入行40年的林顺良,从学徒做起,后来自己创业当老板,先在宏茂桥开设小型工作室,随着生意规模逐渐壮大,便在克兰芝和双溪加株设立工厂,并从德国引进大型机器,提供玻璃切割、钢化和夹胶等一站式玻璃加工服务。

我国政府致力于防范恐怖主义,但关键问题是要如何去防恐,林顺良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玻璃一旦被破坏所造成的杀伤力非常巨大,促使他进行研发防弹玻璃,希望为保家卫国尽一分力。

林顺良的长子林锦康(37岁)担任公司销售总监,他说无论防暴或防弹玻璃制作都是极度保密的领域,在美国和德国这类高安全规格的玻璃制造商都很保护生产步骤和原料配方,即便有人能制作出防弹玻璃,但方法却非常落后,成品笨重又庞大,并不实际。

在几乎没有任何外援的情况下,林顺良只好凭借自身经验,不断摸索及实验,累积了逾300件样品,更投资至少70万元。他表示每一个步骤都很困难,单单样品测试就花了不少功夫。

由于我国法律严格管制枪支,林顺良只能把样品送往邻国印度尼西亚去进行初步测试,委托当地警方开枪测试,他根据测试结果再不断改进,直到成品合格,才送往德国和美国专业实验室去做检测,以获得正式认证。为了更快获得检测结果,更不惜采用空运方式。

美国安全检测实验室公司(简称UL)设计了防弹玻璃标准UL752,从第一级至第八级,级别越高代表更高的安全规格。大地玻璃目前已获得第八级认证,这级别代表防弹玻璃能抵御来福枪连续射出的五发子弹,通常用于海外使馆、军事基地和重要政府建筑物。

与新科大团队合作 研发清洁机器人外销24国

黄腾彻(45岁)和萧雅心(42岁)夫妻俩经营清洁用品供应公司SuperSteam近20年,对本地清洁业了如指掌。黄腾彻发现机器人作为未来商业趋势,2014年决定研发清洁机器人,先后与三个机器人制造商合作,它们来自新加坡、加拿大和中国,但结果却不如人意,最终决定自行研发,即便对机器人科技一窍不通。

黄腾彻受访时透露,凑巧的是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UTD)副教授莫罕(Mohan Rajesh Elara)博士团队不久主动找上门,表示将SuperSteam售卖的传统清洁机器转变成清洁机器人。双方合作理念一拍即合,2018年共同创办清洁机器人制造公司LionsBot International,不到三年已实现大规模生产,接获来自24个国家的订单及出售260台清洁机器人,公司去年在荷兰国际清洁与维护展览会Interclean一举拿下创新大奖。 

一个完美的清洁机器人,既要具备清洁功能,同时也要方便人们使用。黄腾彻说,就算是一般人看不见的电路板,工程师也下了许多功夫,把尺寸越缩越小,使设计越趋完善。“我们强项是在清洁领域,结合工程师的专业科技。”

研发新产品所需五大秘诀

LionsBot International如此迅速走向商业化,黄腾彻总结出研发新产品的五大成功秘诀,首先是要战略思考,确保产品制造规模可以做大,其次就是要放眼海外市场,“从第一天开始,我们清洁机器人的目标是要销售至全世界。产品要有一定发展规模,我们才能做大,不能局限于本地市场。”

第三点是公司老板要慎重看待研发过程,须亲自出马,不能交由他人全权负责。黄腾彻强调将军很重要,公司聘用了50名工程师,他们都需要老板带领,各团队才能发挥有效协作,否则成品很容易会失败。研发过程注定是烧钱,老板要做好心理准备,专注实现目标,第四点是不轻言放弃,“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达到,那每个人都会去做。”

黄腾彻意味深长地说,老板应具备创造价值思维。公司工程师团队平均年龄26岁,这些年轻人充满冲劲及愿意奉献自身青春,“他们不只是帮我们打工,我们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当我们成功的时候,他们可以很自豪地表示自己是公司重要的一分子。”

总结来说,中小企业追求创新过程不一定会输给跨国企业,黄腾彻认为中小企业的管理更加灵活,也更接近客户群,熟悉市场需求。

另外,中小企业考虑借助现有资源来找寻发展方向,例如大地玻璃在研发防弹玻璃过程中曾向中华总商会旗下中小企业中心(SME Centre@SCCCI)征询意见。该企业中心顾问李丽施说,探索过程应从确定问题或未开发市场机会开始,借此激发创意。

在制作产品原型(prototype)之前,她强调客户参与、研究市场可行性、搜索现有科技和确立产品价值等也是不可或缺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