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金利:断舍离

最近我华中的好友张伟祺以“断舍离”为题,在他的面簿讲述了他女儿的经历。伟祺的女儿是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的研究生。疫情至今,北京不让她回去,学校要求他的女儿清退宿舍。因疫情的原因,快递安检升级,食物、液体、化妆品、电器等都被禁运。她的东西好多,非常不愿意舍弃。但她的同学们都在外地还没有返校,无法送给他们。为此事,她烦了许久。

伟祺叫她把送不了的都留给宿舍的阿姨。面簿的结尾是这样写的“深层去想,其实有时烦恼是源自于拥有太多”。

社会工作者黄明德也用了“断舍离”为标题,于年初在他的面簿谈到他和姐姐在非常无奈的情况下,把严重失智的母亲送去安老院的纠结和揪心。我把他的经历读了好几回,非常的感动。

我们人生一定会遇到断舍离的纠结。修读到一半但失去兴趣的学科,做了很久但讨厌的工作,有小孩但不愉快的婚姻等等,都在考验我们断舍离的决心。

做生意其实也常常会面对断舍离的抉择。有些生意做了好几年都半死不活,有些研发项目,花了很多时间,投入了很多资金,明知道不大会成功,但却往往一直往无底洞扔钱。

为什么会有这样断舍离的纠结呢?

1)我们的社会往往把放弃当成是失败——面子问题。

2)因为投入了太多感情,金钱和时间——不舍得。

3)我们忘了就算是放弃,我们还是学到了东西。如果不继续做没有希望的东西,我们就可以把剩余的精力和资源,去找对的人,开发新的项目。

“断舍离”的放弃是有着长痛不如短痛的价值。

(作者为仟湖鱼业执行主席兼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