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金利:叶金利的最后一页

2016年7月份,《联合早报》改版。早报的许丽卿和另一男同事来仟湖鱼场,赠送了一盒印有“早”字的豆沙饼给我,饼盒里还附上了早报总编辑吴新迪的签名及感谢词。当天丽卿也邀请我在早报新开的一个栏目《老板生意经》写稿,我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挑战,就欣然答应了她的邀请。

既然答应了,我就坚持每一个月写一篇。2020年12月写的这篇是第54篇,也是我的最后一篇《老板生意经》了。

明年2021年,我将卸下仟湖总裁的职位,但将继续担任集团的董事主席一职。做生意这回事,就让新的一代去发挥,我也将开始新的生活阶段,开始编写自己的新生活篇章。

我首四篇文章讲的是“从错误中学习”,过后写的都是关于我碰到的事、触到的景、遇到的人、看过的书,觉得有感触而写的。写文章最大的懊恼是有时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写。我真的很佩服那些写专栏的作家,他们可以每个星期都写一篇很长的文章,真的希望我有那种天分。

写文章最大的欣慰是我的姐姐、朋友和邻居都有追看我写的文章,更令我感到欢喜的是,连我不认识的小贩在看到我时,跟我反映他们喜欢我所写的文章。当然,我也知道有些人并不认同我写的东西,甚至觉得我写的内容肤浅、空洞。我还是很感激他们,至少他们有阅读我写的文章。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也累了,跟当初开始给早报供稿时的兴奋,到现在有点变成每一个月写文章是种交代、是种责任,也该是时候放下这种满足感日益减少的举动了。

我非常感谢新迪和丽卿给我机会和平台写一些我做生意的经验,也感激喜欢和不喜欢我文章的人有看到我写的东西。感恩!

明年肯定会比今年好,有哪一年会比今年那么空洞和虚度呢?

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者为仟湖鱼业执行主席兼总裁)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