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粮局拟开放南部海域供深海养殖

该局接下来将在圣约翰岛附近海域展开为期半年的相关研究,以评估那一带是否适合进行商业养殖活动,以及渔业对周围海洋环境的长期影响。

农粮兽医局有意进一步开放我国南部海域,供本地渔场业者发展深海养殖业务。

该局接下来将在圣约翰岛附近海域展开相关研究,以评估那一带是否适合进行商业养殖活动,以及渔业对周围海洋环境的长期影响。研究工作为期半年,预计明年完成。

农粮局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透露,展开研究的这片海域,也是当局之前用来进行深海养鱼技术试验的地点。

发言人说:“本地渔场已经在使用深海养殖技术,农粮局因此计划更好地利用这一空间,评估该海域对商业养鱼的适用性。这个计划也符合我们之前定下的粮食安全和增加食用鱼产量的目标。”

本地现有123家渔场,其中有九个是陆地渔场,包括一个室内渔场。

目前,在南部海域经营渔场的只有专门养殖澳大利亚肺鱼的渔业公司Barramundi Asia一家,位置在实马高岛(Pulau Semakau)和莱佛士灯塔之间。其他渔农大多集中在东北部的樟宜和林厝港一带。

东北部海域近年饱受红潮等环境问题影响,加上海水无法通过新柔长堤,易受污染。相比之下,圣约翰岛所处的南部海域宽阔,又有洋流汇集带走杂质,因此水质较好。

受访的渔场业者和专家对农粮局有意发展南部海域的做法已有所闻。他们支持计划的同时也认为,深海养殖是一项需要高成本和高技术的专业,有能力迁往南部的本地渔农应该不多。

不过,也有业者乐见,开放南部海域最终可推动本地渔业朝高科技的方向发展,协助本地鱼类生产达到满足市场总需求的15%的目标。

专攻高科技渔业的ACE营运总监陈志文早在四年前,便指出东部樟宜海域的渔业活动已过于拥挤,他当时促请当局探讨更多养殖海域地点,如南部的实马高岛海域。

深海养殖适合本地关键在于善用科技

陈志文指出,近年来因气候因素导致红潮等水质问题,渔农疲于应对环境挑战。若在南部海域发展深海养殖,海水条件比较稳定,渔业前景较为看好,但业者“没有上千万元应该做不起来”。

他说:“本地发展深海养殖是必然的,因为渔农近几年经营渔场很辛苦,每几年红潮一来,付出的努力就浪费了。我们的海域有限,但深海养殖的好处是渔农可以在很小的范围里达到高产量,是非常适合本地的做法。关键在于善用高科技,以及养殖地点的良好规划。”

海洋与水产养殖学者陈维龙同样欢迎政府考虑发展南部海域的做法,并认为事先进行相关研究攸关深海养殖业的长远利益。

他说:“挪威和马来西亚都有开展深海养殖活动,本地有机会开辟新养殖空间是好事,但之前的准备和研究工作很重要,需要对这片海域的水文地理(hydrology)、渔产容量等范围做详细探讨,确保渔业的可持续性。若几十年后因渔业活动污染海域,环境问题还是会重现。”

陈维龙也是高级海鲜供应商欧圣集团(Oceanus Group)科技总监。他认为,本地渔业掌握深海养殖技术仍在起步阶段,除了需要政府大力去协助推动,也需要时间发展。

荣耀私人有限公司业务发展经理朱国胜指出,南部海域的确较有优势,但要在那一带建造新养殖区需要更多投资,业者需要谨慎考量,目前最好先观望。

他说:“公司现在已有深海养殖业务,并在研究新的养殖技术增加产量。我们也尝试调整策略,尽量在红潮出现前把鱼售出,避免损失。”

农粮局助渔农投资新科技 应对环境挑战

过去三年来,本地渔场的食鱼产量从2015年的5300公吨减至去年的4800公吨,占市场总需求的10%。

渔场产量极容易受水质和环境等因素影响。近年来,浮游生物(plankton)大量繁殖侵袭本地渔场,导致渔农损失惨重。

为协助渔农更好地应对这类运营挑战,农粮兽医局多管齐下,设立水质检测及警报系统,在察觉水质出现变化时立即通知业者,以及帮助渔农按各自需求制定一套应急措施。

农粮局也在“创新伙伴关系计划”下,资助养鱼场研发和采用封闭式鱼罐水产养殖技术等新科技,降低环境因素对海产的影响。当局也呼吁有需要的渔场业者申请农业生产力基金,投资高科技设备和系统以更好地应对环境变数。

为了更好地为本地农业制定应付气候变化的对策,农粮局早前也公开招标,希望能委托机构进行独立研究,拟定具经济效益的计划,以应对可能因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例如蔬菜、食用鱼和鸡蛋生产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