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用“聊天商务”下单平台 餐饮业者营收增约一成

对开发手机应用所涉及的高成本望而却步,本地小型餐铺跳过手机应用,利用面簿通信(Facebook Messenger)让客户订餐,虽然只支付象征式费用,但营收却显著增加。

东南亚银行首次推展零售聊天机器人

这个由星展集团(DBS)主导的平台称为Foodster。客户在订餐时将会利用该银行的付款渠道,即DBS PayLah!和星展集团与储蓄银行的信用卡来付款。这也是东南亚首次有银行带头推展这类零售聊天机器人。

随着社交媒体聊天功能的使用越来越普遍,这项运用聊天机器人(chatbot)进行的“聊天商务”(chat commerce),是继网上商务和移动商务之后产生的新数码营销模式。

使用聊天机器人专家Every Botty在面簿通信开发的Foodster平台,商家和消费者只须是面簿用户即可参与,无须下载任何新的应用。七家位于滨海湾金融中心的餐馆和餐铺率先参与试验计划。

星展银行新加坡消费银行部董事总经理兼主管苏孝进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参与该平台的店家只须支付Every Botty象征式费用设置打印机与付款门户,就能够轻松地数码化。

该平台也让店家同时处理来自平台的多个订单;客户在前往店铺前的10至15分钟订餐,抵达时展示手机上的排队号码,然后取走预定的食物或饮料。

沙拉店Omnivore店主邓愈骅(36岁)受访时说,自三年半前开店以来,每到午餐时间店外就大排长龙,所采用的三个第三方外卖平台,也未能为他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自3月参与Foodster让客户订餐以来,处理订单的时间加快了,能够吸引到新客户,因此尽管人龙依旧,但营业额却增加5%至10%。此外,餐铺也无需聘请多一个员工来处理来自该平台的订单。

他表示曾经考虑过请人开发应用,但费用高达3万余元,即使政府大幅度津贴,但之后的维持费不低,一年可能高达七八千元,本着小本生意“能省则省”的想法,他决定放弃开发应用。

另一家咖啡店铺咖啡王(Kopi Ong)的老板陈威儒(52岁)受访时也表示,参与有关平台后,其店铺的人龙从繁忙时段的40人减少一半,但营业额却大增两成。他说,由于对客户的订餐一目了然,因此可以准确知道在某个时候要泡多少分量的咖啡,不像以前都是一杯杯地泡。

根据数据分析功能制定忠实客户计划

店铺也可通过该平台的数据分析功能,知道谁是忠实客户,并能够随时亲自在平台的仪表板制定忠实客户计划和促销活动。

“我们也可以在同一个平台做客户调查,更好地同客户打成一片,了解他们的喜好。”

有兴趣使用Foodster的消费者可登入面簿通信,在参与该平台的商家名称的后面加上Foodster(例如Omnivore Foodster),即可在菜单上订餐。

我国约有77%人口使用移动通信平台。在亚太区,到了2024年,聊天机器人市场预料将带来约3亿5000万美元(4亿8400万新元)的营收,比2017年的有关营收高出超过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