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开网上超市筹款助人为乐

吴建麟利用自己在三个月前刚成立的社会企业——慷乐网站超市(Kindness Mart)赚到的钱,帮林女士负担修理马桶、洗手盆等的开销。他同时劝告林女士,应该让小学之后便没再去过学校的养子继续升学,确保他日后能养活自己,还承诺慷乐超市将帮助他们负担学费。

今年49岁的林女士在15年前迎来了一个侄孙子,但她的侄女却在不久之后重病离世。在男婴父亲不知所终的情况下,林女士将孩子收为养子,两人在红山景(Bukit Merah View)的一房式租赁组屋相依为命。

“实际上他该叫我‘表姥姥’,但现在他都唤我‘妈妈’,我也当他是亲儿子。”

为照顾“儿子”,不愿全名见报的林女士选择每天只做半天的兼职服务生,赚取每月约800元的微薄收入。

不幸的是,养子在2008年确诊患上发育迟缓症(Global Development Delay)。雪上加霜的是,林女士本人也在2010年被发现有精神分裂症(Shizophrenia)。去年8月,医院把她介绍给名为“助乐”(Helping Joy)的非盈利慈善组织。

助乐创办人吴建麟介绍,他们在帮助林女士一家的这半年里,为她解决粮食不足、衣物短缺等问题,并且几乎每周都派义工前往探望。

《联合早报》记者采访这天,吴建麟刚好将一大袋由义工捐献的衣物交给林女士。“刚开始,林女士除了工作穿的制服外,只有三件衣服,两件儿子的,还有她自己很多破洞的睡衣。”

除了捐物,吴建麟也利用自己在三个月前刚成立的社会企业——慷乐网站超市(Kindness Mart)赚到的钱,帮林女士负担修理马桶、洗手盆等的开销。

他同时劝告林女士,应该让小学之后便没再去过学校的养子继续升学,确保他日后能养活自己,还承诺慷乐超市将帮助他们负担学费。

“这孩子喜欢画画。所以不论学画还是去特别学校,都希望他可以不要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林女士说,自己从没想过明天,生活的困境让她只能过一天算一天。唯一希望的就是儿子有一天可以独立照顾自己。

“这样,等我走的那天,也可以放心。”

吴建麟指出,类似林女士这样不仅需要救济品,也需要经济支助的人还有很多。

助乐虽然得到许多善心人士的捐助,但许多时候,捐赠者会指定自己的钱必须用在何处,或者热衷于捐食物、衣服或文具等“热门”用品,往往忽略一些其他东西。

“我们请人帮年长者家里除臭虫,修理家具或者接送他们去医院。这些都需要花钱,但却很少有人捐助。”

他由此受到启发,成立慷乐网站超市,利用赚来的利润帮补经营慈善机构经费短缺的问题。和一般网上超市一样,慷乐售卖纸巾、饮料、米油等日常用品,消费一定金额还免费送货上门,这些物品价格也跟一般超市差不多。

吴建麟不无骄傲地表示,自己还争取到了咖啡和茶包品牌“金源源”的独家代理权,提升整体业绩。

“除了等待捐献,我们当然也要自己努力创收。目前超市的营业情况还不甚理想。我们虽然也考虑做一些宣传,投放广告。但一想到那些钱其实可以用于帮助需要的人,便有些舍不得了。”

让顾客购物之余也行善

吴建麟提到,慷乐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顾客买日常必需品的同时,还能做善事,帮助许多人解决生活难题,可谓一举两得。而如果有个人或团体提出在慷乐购买的物品是做捐献用途的,超市更会给予折扣。

“之所以选择经营超市,就是因为这里售卖的东西都是普通人需要用的。人们可以在不必特意购买不需要物品的同时,献出爱心。”

他也强调,慷乐超市和助乐虽然都由他创办,但两个公司完全分开,善心人士捐献给助乐的物品和钱绝对不会用于经营慷乐超市,而他也不会要求捐赠者必须购买慷乐超市的物品。

“我们使用每一分钱,都会将收据放上社交网站,并表明这钱到底是来自助乐还是慷乐超市,从而让捐献者放心,保证财务绝对透明。”

社区关怀计划提供现金援助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MSF)受询时指出,红山社会服务中心知道林女士的情况,自去年4月开始,每月为她提供社区关怀计划(ComCare)下的现金援助,补贴她的收入。同时,他们也帮助林女士解决了账单拖欠的问题,她也受益于卫生部针对贫困病患提供的保健基金(Medifund)。

丹戎巴葛太和观家庭服务中心也熟悉林女士的情况,社工们会定期拜访她。除了提供一些食物外,也将她介绍给“助乐”,帮助清理住家。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发言人指出,要建立一个充满关怀和包容的社会需要社会各界集体努力。诸如太和观和助乐这样的社区合作伙伴,在帮助及监管有需求家庭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社会服务中心会继续与伙伴们合作,为林女士的家人提供支持。”

六年清理150间“垃圾屋”

六年清理多达150间“垃圾屋”,待清理名单已排至今年8月。

吴建麟的助乐活跃义工团队人数已达到250人,他们分成不同组别,分别为需要帮助的年长和低收入家庭提供大扫除、定期维护、处理后事或孩童课业补习等服务。

其中,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名住在樟宜北路上段(Upper Changi Road North)的阿婆。

“阿婆患有失智症,没有电话。每次找她,都须亲自跑去她楼下的公园和咖啡店四处搜寻。而且她还总是忘记我们。”

吴建麟形容,阿婆的家被垃圾填满,甚至连门都被堵住。义工们为了进入房内做扫除,一开始只能从垃圾堆上爬着走。在50位义工一起努力10小时之后,满屋的垃圾终于被清理掉。

“我们这时候才惊讶发现,老人家在墙壁上用红笔写了许多求助信息,申诉自己身体不好,无人救助。而这些信息被之前的垃圾挡得严严实实,想来是等待救助已久。”

阿婆的困境浮现后,很快获得其他社会组织和福利团体的帮助,为此吴建麟感到十分自豪。

“许多独居年长者早已脱离社会,不知如何寻求帮助。我们挨家挨户敲门,终于让他们有机会获得后续帮助。”

但他同时指出,需要帮助的人只多不少,义工团队扩张的同时,对资金的需求也越来越紧迫。“我们也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才能尽可能救助更多人。

助乐的网站:www.helpingjoy.org.sg;慷乐网站超市:www.kindnessmar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