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五年 淡马锡对30多农业食品公司投资68亿元

 

淡马锡综合农业投资部执行总经理马世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个领域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根据淡马锡今年的年报,包括农业食品的生命科学与综合农业占整体投资组合7%,占比高于去年的6%和前年的4%。

 

最近风靡市场的“不可能汉堡”(Impossible Burger),不论是食材或制作成本在数年前听起来恐怕都是“不可能的任务”,而淡马锡控股因为看好科技即将颠覆农业与食品领域而进行了这项投资。过去五年,淡马锡已经投资超过30家农业食品公司,金额逾50亿美元(约68亿新元)。

淡马锡综合农业投资部执行总经理马世文(Anuj Maheshwari)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个领域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根据淡马锡今年的年报,包括农业食品的生命科学与综合农业(Life Sciences and Agribusiness)占整体投资组合7%,占比高于去年的6%和前年的4%。

马世文指出,淡马锡大约于六年前开始关注农业食品领域。他说,在过去10年,人们越来越重视食物与食品的安全,以及它们的种植和生产方式。而且,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也越来越强烈。

随着科技和技术的发展日趋成熟,农业与食品渐渐成为被颠覆的领域。马世文说:“我们投资Impossible Foods的时候,制作一个汉堡可能需要超过1000美元,现在只要数美元。”

成本一度超过1000美元的这个“不可能汉堡”使用的正是由Impossible Foods所研发的植物蛋白所制成的“牛肉”。

淡马锡投资的另一家起步公司Perfect Day Foods则是研发非动物蛋白的乳制品。

不论是Impossible Foods或Perfect Day Foods,马世文说:“我们的投资策略就是放眼全球还未解决的农业与粮食难题。”而这两家公司试图解决的是如何以更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方式,生产人们所需的蛋白质。

锁定四大投资主题

马世文说,经过这些年观察,淡马锡逐渐将投资锁定在四大主题。除了以可持续的方式生产蛋白质,还包括新鲜农产品、健康的食物与食品成分以及变革性技术。

淡马锡所投资的30多家农业食品公司中,也有一些新加坡企业。例如成功在本地种植草莓的垂直农场Sustenir Agriculture,以及在陆地筑起高楼垂直养殖海产的阿波罗水产养殖集团(Apollo Aquaculture),都一再展示了它们如何以科技突破资源有限的难题,生产新鲜食物。

马世文不否认,亚洲在这方面的创新依旧不足。因此,淡马锡的一部分投资策略是协助壮大新加坡的创新生态系统,希望进而扩大至整个亚洲。

“若要刺激创新,我们需要更多创业者。”马世文说,淡马锡投资了两个基金,即以色列创业投资公司趋势线(Trendlines)的Trendlines Agrifood以及New Protein Fund。这两个创业基金以投资在新加坡的公司为主。

马世文相信,新加坡在农业食品创新方面可扮演重要角色,“我们是一个大都市,你可以在这里进行创新或客制化产品,并借此了解其他亚洲市场的需求。”

于本月20日至22日在我国举办的“亚太农业食品创新峰会”(Asia-Pacific Agri-Food Innovation Week)将有600多名来自农业食品领域的跨国企业和起步公司代表及投资者,分享各自的经验,其中包括多家淡马锡投资的公司。淡马锡是峰会主要赞助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