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鼎良:我父亲的奋斗之路(之一)

他不怕吃苦,学习能力强,肯学肯拼,在咖啡店一做就做了10多年。

在撰写我的奋斗历程以及企业传承以前,我觉得应该先写一写我的父亲。

在上世纪的50年代,父亲回去中国家乡娶亲,并在那里生下了我,过后他只身返回新加坡打拼,直到5年后,他才把我和母亲接过来团聚。后来,我的5个弟妹也相继出世。

我的父亲那时经营咖啡店生意,但是营业状况不怎么好。我记得,我的双胞胎弟弟出生时,我们需到政府诊疗所排队拿免费奶粉;还有一回,我母亲因动手术,家里还需把双生的弟弟托给亲友去扶养。

我小时候很好玩,不专心读书,因此成绩很差,考试总是满江红,那时,父亲为了我的功课,帮我请了一个补习老师。我因为贪玩,当时无法体会父亲的苦心,还向妈妈投诉,别人的爸爸多么好,要求买什么玩具都可以,哪像我,提出要求就会被打骂。

学做生意卖房子

母亲说,你爸爸为了这个家,日夜打拼,别人的爸爸怎样好,有养过你吗?

这一席话,给我莫大的启示,从此以他作为榜样。他引领我攀爬高山,一直到山之岭,间中不只教导我如何处世待人,更授予我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使命感、目标和远见。

父亲没有读过书,他10岁就离乡背井,漂洋过海,从福州前来投靠我姑姑(即他姐姐),那时我姑姑是开咖啡店的,所以他来了以后,当然就在咖啡店里干活。

他不怕吃苦,学习能力强,肯学肯拼,在咖啡店一做就做了10多年;离开姑姑的咖啡店以后,他学人家做买卖,给人家介绍屋子,赚了一些钱,因为曾接触过这行业,结果影响了他一生的思维和想法。

跟私会党徒打起来
  
在他那个年代,他目睹许多人靠搞地产、种树胶起家,甚至发达,变成大富翁,他自己不禁跃跃欲试,接下来,他投资咖啡店,自己也经营。

他曾跟两个朋友一起创业,在乡村里开咖啡店,三个股东轮流工作。由于乡村人流少,咖啡店生意不好,加上50年代是私会党猖獗的年代,咖啡店沦为谈判的地方,殴斗事件时常发生。

有一次,一群私会党徒在父亲经营的咖啡店,喝了很多酒不付钱,其中一个股东心有不甘,向这些人讨钱,结果跟他们打了起来,我父亲与另一名股东见状,合起来跟他们拼命;其中一个股东被对方用玻璃割伤鼻子,伤势严重,整个鼻子几乎被削掉一半,后来去医院动手术缝回。

这件事之后,这些无恶不作的流氓也有几分顾忌,不敢再认为他们三个股东好欺负,可是也因为这样,影响了咖啡店的生意。

咖啡店就这样在惨淡经营中继续营业,直到美味又价钱合理的鱼头炉进驻咖啡店后,咖啡店才见到了曙光。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鱼头炉一卖就是60多年,成为金山岭其中一家咖啡店的金字招牌,这是他与股东始料不及的。